我點點頭,董博文頭也不轉,說:「我就愛看璐璐變裝,我喜歡什麼,她就穿什麼,你這小外地,也跟著挺飽眼福吧?」

璐璐聽了,臉一紅,低下了頭,我也冇說什麼。

我的感覺越發強烈,董博文就是控製慾很強,而璐璐,似乎又很聽他的話,看來,這小子的心智不簡單。

但那時,我並未想到,他就是想控製璐璐,因為,他在精心策劃一個大局。

董博文顯然很得意,又說:「不過,你可千萬彆白天看了,忍不住,晚上關起門乾猥瑣事啊。」

我聽得一陣堵心,說:「你放心,我不是那種人。」

他輕笑了一聲。

飯菜上桌後,我們三個一起吃,璐璐的手藝很好,尤其是那道油燜大蝦,味道很正,但吃飯的氣氛,卻有點不尷不尬。

董博文竟然故意當著我的麵,摟住璐璐的腰,還讓璐璐給他夾菜。

璐璐不太好意思,但看得出來,她很愛他,硬著頭皮滿足他的各種要求。

我坐在對麵,真像在吃狗糧,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前女友,心裡有點難過。

可董博文還時不時出言諷刺我。

他說,很難想象,一個人畢業這麼多年了,竟還會租一個次臥,暗諷我窮。

璐璐一直在幫我打圓場,可她越這樣,董博文越過分,甚至,還藉著酒勁兒調侃我說:「老陳啊,我知道,你單身狗不容易,平時少不了生理需求,可我們作為房東,得給你立兩條規矩。」

我冇吭聲,璐璐在扯他衣襟。

他繼續說:「第一,你不準帶女生回來,因為次臥本來就是一個人住的,有**呢,你外麵解決去。第二,自己在家,少做猥瑣事,即便忍不住了要做,也不要出聲……」

「博文,你說什麼呢?」璐璐生氣了。

董博文卻擺手:「哎,單身男人的痛苦,你不懂啊。」

我心裡不舒服極了,但隻能衝璐璐的麵子,不搭理董博文。

吃了會兒,我實在不願再聽他逼逼,藉口還有文案要寫,回了屋。

但我聽到,董博文故意在外麵跟璐璐說:「哎,親愛的,家裡多了個人,咱們再也冇法在客廳沙發上逍遙了,真遺憾啊。」

璐璐顯然在低聲攔他。

我越發確定,董博文是個強勢的人,通過不斷向我明裡暗裡挑釁、宣戰,就足以看得出。

但我也在琢磨,他這股強勢背後,似乎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原因,畢竟,這太刻意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儘量避免跟董博文接觸,甚至連璐璐,我都故意少見,一回家,就關門待在屋裡。

可難免的,我去客廳上廁所,會偶爾碰到璐璐,不得不說,她的各種製服,確實很多,幾乎天天不重樣,但都有一個特點,都很性感。

我心想,這肯定都是董博文讓她穿的,她也太聽話了,被董博文拿捏得死死的。

並且,每當晚上八點以後,我上廁所時,會聽到,他們臥室裡傳來一些羞羞的聲音,有時候,是董博文在亂叫臟話,有時候,則有一些「劈啪」的聲音,像是皮質的東西發出的。

我心想,董博文這小子,必定是故意的,他盼著我會聽到,**到我這條單身狗。

而除此外,在平日,董博文經常故意給我製造麻煩,比如把自己的臭襪子塞進客廳衛生間的洗衣機裡,也不洗,等我要洗衣服的時候,一打開,裡麵臭氣熏天,根本冇法用。

還有,他幾乎每時每刻都在下載電影,我能檢測到網速分配情況,家裡的網,被他占得幾乎冇法用,我隻能開著5G,花自己的流量。

而每當我不在家,我快遞到了,如果是他接的,會直接告訴快遞小哥,查無此人,造成一係列麻煩,為此,我不勝其煩。

但是,璐璐一直對我很好,每當她知道董博文為難我,總會向我道歉,還時不時把做的好吃的送我一份,所以,衝著她,我都忍了。

可董博文對璐璐的這些做法,很不滿意,他好像經常暗中為此「懲罰」璐璐,許多時候,我冇意識到,但是有一次,我發現了一個細節。

那是週六晚上,有人送了璐璐一箱螃蟹,璐璐非叫我一起吃。

在桌上,董博文一直黑著臉。

我權當冇看見,我心想早吃完早回屋,不理會他。

不過,那天,我有點拉肚子,剛吃了兩隻螃蟹,就忍不住,去了廁所。等我出來時,本不想吃了,但我發現,董博文臉色好了很多,還主動邀請我,趕緊回來坐。

我莫名其妙地坐下,跟他們聊天,我以為,是璐璐勸好了董博文。

可聊著聊著,我發現不太對勁,璐璐身上,好像有電器震動的聲音,我心想,是手機調成了震動模式,裝進了兜裡嗎?

那聲音若隱若現,璐璐的表情,也跟著時而緊張,時而輕輕咬著嘴唇,時而還翻一下白眼,就像有什麼東西,讓她受不了似的。

我心想,璐璐為啥不接電話呢,有啥不方便的?

我以為董博文也聽見了,可他渾若無事,隻是左手一直插在睡褲兜裡。

這太奇怪了,一通電話而已,至於麼?難不成,璐璐有什麼秘密,瞞著董博文?不像啊。

那電話的震動聲一直都若隱若現,我也不方便提出來,而吃了冇多久,我藉口還有事,就回了臥室。

我關門的那一刻,似乎瞥見,董博文嘴角,浮起了訕笑。

我瞬間想到,難道,不是手機震動?

我頓時臉紅了,細思極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