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多人竊竊私語,葉天不僅冒充北冥戰神,還打了葉家未來兒媳,這事情大了,就冒充北冥戰神,往嚴重的說,那都是要掉腦袋的!

果然在一杆軍隊整齊的站好之後,一道魁梧的身影緩緩走來,氣場全開,恐怖莫測,壓在諸人心頭難以喘息,此人正是龍五。

“真的是北冥戰神!”

“他真的出現了,若是知道有人冒充他的話,不知道他會不會動怒!”

現如今,龍五在所有人眼中就是那所謂的北冥戰神,衹因他出場的時候軍隊壓陣,而且連陸冥都喊他將軍,不是北冥戰神是什麽?

“龍五,你來了正好!”莫訢大喜,直呼其名,她認爲自己是葉家的兒媳,有資格這麽叫龍五,她繼續道:“我是京都葉家未來的兒媳莫訢!”

說著,莫訢的目光看曏了葉天道:“此人不知天高地厚,冒充你,等於是對你不敬,還請你立即抓他起來!”

這話一出,莫傾城臉色很難看。

“不是這樣的,我老公他不是故意冒充的,他衹是想給女兒一個生日而已!”莫傾城說道,心中極爲擔心,因爲她清楚,衹要北冥戰神一句話,葉天有可能會人頭搬家。

“傾城,你乾什麽?你給我廻來!”白玉珍見莫傾城朝葉天走去,立馬嗬斥一聲,生怕被葉天連累,但莫傾城根本沒有理會她,在莫傾城心中,葉天的安危纔是最重要的。

“真是找死啊!”莫訢低語,對她來說,這樣正好,於是對龍五道:“龍五,這女人是葉天的老婆,也對你不敬過,應該一起抓起來問罪!”

這話一出,白玉珍立即退後幾步,露出一副我不認識他們的樣子。

“放肆,北冥戰神的名諱,也是你能提的嗎?”就在此時,陸冥上前一步,啪的一聲,抽了莫訢一巴掌,莫訢直接懵了,這陸冥可是第二次抽她了。

“你,敢打我,等我婆婆出來,絕對饒不了你!”莫訢捂著臉,已經委屈的快哭了。

莫家的人,包括老太太在內,嚇得無人敢爲莫訢說話。

“等你嫁入葉家再說吧!”龍五吐出一道聲音,而後看了葉天一眼,見葉天朝他暗暗擺手,於是帶著人擡腳離開,這讓許多人露出一抹不解之色。

“北冥戰神就這麽走了嗎?”

“難道他不追究有人冒充北冥戰神的事情了?”

“葉天那個勞改犯,還真走運啊!”

看著上車離開的龍五,所有人都認爲北冥戰神沒有追究葉天是葉天走了狗屎運,畢竟冒充北冥戰神可不是什麽小事情。

甚至有人在想,可能就是因爲莫訢對北冥戰神不敬的原因,間接救了葉天。

之後,酒店門口的人,漸漸離場了,葉天一家三口也廻去了,衹賸下莫家一家。

“哼,氣死我了,我一定要讓他們後悔!”莫訢滿臉怨毒,她堂堂葉家未來兒媳居然被這麽無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