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小說 >  晉末多少事 >  

桓溫徐徐說道:

“走淮東的這一路兵馬,暫時還不用擔心,其南下建康,有大江為阻攔,令尊鎮守京口這麼多年,雖然不能說厲兵秣馬,但是鞏固城防還是做到了吧?”

聽著桓溫最後的逐漸變得有點兒冇有信心,郗超笑著頷首:

“阿爹雖然不是將門虎子,可是加固城防、招募丁壯還是做得來的。大江天險,本就是最好的防禦。”

桓溫對此也不得不承認,同樣正是因為知道有長江天險在,建康水師隨隨便便派些船隻,就能夠阻擋鮮卑人直接渡江的打算。

如今季節,再過一段時間就到了冬天,天寒地凍之下,水麵冰封會一直蔓延到南方太湖,不過大江上、太湖上,往往就是薄薄的一層冰而已,也根本過不了人馬,要不然的話,北方胡人早就趁著冬天牧馬南下了。

所以桓溫其實對鮮卑人南下並不擔心,他真正擔心的還是鮮卑人會迂迴淝水,進攻壽春。

“若是鮮卑人直奔壽春而來,則其將切斷我軍從淮北南下的退路,且朝廷兵馬所剩無多,也不見得就會心甘情願支援淮北各路王師······”桓溫看郗超一臉沉穩的模樣,還是忍不住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在朝廷眼中,鮮卑人,關中和大司馬,顯然都不是什麼好貨色,最好是在淮北狗咬狗、一嘴毛,如果能夠三敗俱傷的話,那朝廷恐怕是要給所有官員休沐幾天好生慶祝一下,當然,這個要求顯然有點兒高,但是至少得是兩敗俱傷。

所以一旦杜英和桓溫被鮮卑人堵在淮北,朝廷怕是巴不得見到這般景象,縱然杜英可以收縮回關中,可桓溫就真的跑不掉了,必然要在渦水、壽春一線和鮮卑人硬碰硬,好生戰一場,等這一仗平息了,恐怕桓溫將再冇有引兵威懾朝廷的底氣。

“壽春無憂。”郗超搖頭說道,“為此,我們大概還要感謝謝萬石。”

桓溫也早就對淮南局勢瞭如指掌,明白了郗超的意思,得虧了謝萬鬨得那一通,將鎮西將軍府的令牌不要錢一樣撒的遍地都是,直接導致淮南如今山頭林立,各地世家、山匪,互相不服氣、各立門戶,著實享受了一番“自由自在”。

如今鮮卑人從淮東迂迴淮西,兵馬不會很多,這些本地塢堡和山匪在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下,或許會遠遠避開,或許會聯起手來真的和這些傢夥較量較量,但是絕對不會直接就向鮮卑人屈服。

畢竟這些世家塢堡多半都是這些年南渡並且在淮南紮根的,也基本上來自河北等先被胡人肆虐之地,這路途遙遠之下,南方的好地方,基本上都被原本中原的世家所占據,他們隻能盤踞在淮南。

相比於一路跑到江左去的各家,其實他們對北方胡人更是苦大仇深,也更加期望能夠早日返回故土、徹底驅除胡人。

因此當初胡人南下的時候他們都冇有選擇投靠,現在自然更不會輕易向胡人低頭。

這也就意味著,鮮卑兵馬行在淮南,其實補給還需要從徐州運過來,漫長的補給線將會給立國不久的鮮卑人一樣帶來很大的壓力,桓溫自然不相信他們這一路能走的順暢。

而且就算是鮮卑人真的能夠殺到壽春,還有一個鬼精鬼精的謝阿羯在壽春等著他們,桓溫可不敢小覷這個有膽量虎口奪食的年輕人。

如今郗超、羅友等大司馬府幕僚對謝玄的評價都很高,說虎父無犬子都有些不合適,應該說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才行。

到時候,鮮卑人曆經千辛萬苦跑到壽春城下,迎接他們的謝玄再給他們一些驚喜的話,那······桓溫甚至有點兒可憐這些倒黴的傢夥麼。

所以郗超對此並不擔心,桓溫也隨之安下心來,沉聲說道:

“既然淮東的這路兵馬不足為慮,那現在我們需要解決的,還是眼前,將錯就錯,若是能夠擊敗慕容儁,那也是潑天的功勞。

現在就看杜仲淵會不會配合了,到時候我軍從渦水各處同時強渡,而杜仲淵從龍亢郡南下的話,慕容儁就隻能向歲水撤退,而殊不知這纔是本公想看到的······”

“明公想得簡單了。”郗超搖頭,“很顯然,杜仲淵並冇有想要南下的意思。

我們送戰報的斥候下午就已經回來了,並且稟報杜仲淵已擊退慕容恪、進入龍亢郡,若是其察覺到我們從信中想要告訴他的訊息,那麼他應該已經動身了纔是,最晚······

恐怕杜仲淵出兵的訊息也會在明早傳來。

但杜仲淵若是要動,則必然不會猶豫,其既然有所遲緩,就說明其多少已經察覺到了事情冇有那麼簡單,甚或者應當已經察覺,南下就是給明公充當棋子來著。”

桓溫揉了揉眉心:

“果然,隊友也太聰明的話,不容易坑害啊。”

郗超:······

雖然明公你的形象也不怎麼樣,但是坑隊友這種事,做就做了,也不好這般理所當然吧?

桓溫並冇有意識到有什麼不妥,緩聲說道:

“若是杜仲淵遲遲不南下的話,那也隻能發起進攻了,遲則生變,淮東的那一路鮮卑兵馬,不管存在與否,也不管目的在哪裡,本公總是心中不安,速戰速決,解決慕容儁,甚至爭取把慕容儁逼上絕路,纔是上策。

一旦其皇帝被圍,則不管何處的鮮卑兵馬,總歸是要拚命救援的,到時候圍點打援也好,阻敵強攻也罷,如何抉擇,是本公來選的,而不是現在被慕容儁這匹夫牽著鼻子走。”

郗超頷首:

“明公所言甚是,但······我軍一動,則杜仲淵那邊就可以相機而動,到時候,我軍怕是要成為偏師了。”

“把慕容儁向龍亢郡的方向驅趕,不求在渦水包圍全殲。”桓溫果斷的說道,“既然杜仲淵已經來了,那總不能讓他閒著,這個口袋陣,正好以龍亢郡為底,想來杜仲淵也是這個意思。”

郗超笑道:

“如此甚好,若是慕容儁突破龍亢郡,那麼就是杜仲淵的重大失誤,而如果明公能夠和杜仲淵成功會獵慕容儁,則大功是兩家平分,而若明公還能趁機圍點打援,那功勞更甚。

最差,也不會讓明公淪為偏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