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哪裡都很好,我很喜歡你,但是喜歡是不能當飯吃的。」

我看著他怔怔道:「那沈恬雅好在哪裡呢?」

薑蔚低頭笑了笑。

「她哪裡都不如你,但是她舅舅是盛揚的總經理。」

「阮盛,我隻是個二本,即使你幫我拿到了實習資格,我能留下的機率有多大呢?」

「我想留在盛揚,我隻能靠她了。」

我看著薑蔚認真的表情,訥訥無言。

這太離譜了。

我想跟他結婚讓他當總經理,他卻要甩了我跟總經理的外甥女在一起!

這簡直何其可笑?!

薑蔚繼續道:「我不想出去打工,朝九晚九掙一個月幾千塊錢,盛揚是大廠,我真的很想留下。」

「對不起。」他說。

「但是冇有物質的感情就像一盤散沙,都不用風吹,走幾步就散了。」

「阮盛,我冇有辦法,要怪就怪你舅舅不是總經理吧。」

我人傻了。

這一刻,我甚至都冇有感覺到傷心,我隻是覺得很魔幻。

是,我舅舅是不是總經理,我也不知道我舅舅是乾啥的。

但是,我爸是盛揚的董事長啊!

我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半晌後我歎了一口氣,直直的注視著薑蔚。

「好,我成全你。」

「祝你幸福,希望你不要後悔。」

薑蔚笑了,他湊上來輕輕地幫我整理了一下頭髮。

「我不會後悔的,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阮盛,希望你能早點看開。」

「這個社會是很現實的。」

我點點頭:「是啊。」

「確實很現實。」

「謝謝你教會我這一課。」

……

我跟薑蔚就這麼分手了。

以一種極其戲劇化的方式。

冇了男人,我開始把所有的心思都投入進了工作,每天加班到淩晨。

最近企劃部有一個合作項目,我一直在加班做提案。

這個項目並不算大,但是因為之前被總裁親自問過,所有各個部分都很重視,競爭非常激烈。

如果我的提案被采納,就能順利地留在盛揚。

或許將來就能參與規模更大的項目。

之前跟薑蔚住在一起,我因為熬夜工作怕影響他休息,甚至跟他分房睡了半個月。

熬了整整一個多月,我終於做好了提案。

到最後因為晝夜顛倒,我都開始心慌氣短,我知道是因為太過勞累,但是這次的項目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

想不靠我爸自己在公司做出成績,這就是我最好的機會!

第二天一早的交流會上,我拿著我早就準備好的提案打算一鳴驚人。

這個提案耗費了我不少心血,其實對於一個實習生來說難度實在是有些高,但是好在我在家裡常年聽這些商業資訊,多少有一些瞭解。

我排在第五個,等著前麵幾個人講完,可是等沈恬雅上去的時候,我卻愣了。

她穿著一身白色的職業套裝,臉上的妝容無可挑剔,正微笑著講著手裡的提案。

可是那提案……分明是我之前熬夜工作寫出來的內容!

我大腦嗡了一下,瞬間一片空白。

沈恬雅微笑著看了我一眼,眼神裡飽含嘲諷和惡意,她嘴角勾起,熟練地講解著我的每一條構思。

這不可能!

沈恬雅甚至和我都不是一個組,怎麼可能會拿到我的提案?!

而且我的電腦密碼隻有我知道,即使我把電腦留在了公司,也冇人能打開啊。

我睜大眼睛,看向一邊的薑蔚。

他坐在會議桌最角落的地方,看到我看他,薑蔚微微低頭避開了我的眼神。

這一下子,我什麼都明白了。

如果說隻有一個人知道我的電腦密碼,那必然就是薑蔚。

我從來對他都不設防,他在家經常用我的電腦。

是他拿走了我的提案,然後交給了沈恬雅!

這一刻,我看著正眉飛色舞口若懸河的沈恬雅,氣得幾乎眼前發黑!

我自問從來都冇有對不起薑蔚,他劈腿把我當**耍,我也體麵地跟他分手了,分手後也冇再跟他聯絡,可他為什麼這樣對我?!

多日以來的緊繃和此時的憤怒糅雜在一起,讓我幾乎渾身顫抖。

這時候沈恬雅已經快講完了,我的提案本來就幾近完美,再加上她的口纔不錯,還冇說完我就看到幾個領導麵露微笑,滿意地點點頭。

沈恬雅更加得意,快速地把剩下的內容說完,優雅地站定。

「不錯、不錯。」部門經理率先鼓掌,「小沈的提案非常好,可行性很高,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隨即他轉過頭來看我:「小阮,你的提案呢,也上來說說吧?」

我麵無表情地看著沈恬雅,把手裡的提案合上了,站起了身來道:

「沈恬雅手裡的提案就是我的。」

「她偷了我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