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小說 >  情深至死終不渝 >   第608章

關於葉可馨的事,容湛隻告訴了雲希那麼多,那個肮臟的人,那些肮臟的事,他並不希望她知道的太多,因此,這個話題也就此打住。

雲希也知道容湛的心思,而在爺爺麵前,她也不想提起,老人家現在的生活很好,有父親陪伴,兒孫繞膝,他過得很平和,她不願意用這樣的事情去打擾他,隻怕會讓他難過。

容湛隻告訴她一句話,那就是……這是葉可馨自己的選擇,對她來說,可以有很多條路走,但是,她卻選了最汙穢不堪的,所以,冇有人可以幫她,如果這就是她最終的歸宿,那麼就這樣吧!

對於雲希來說,即使想做什麼也是無能為力的,人的一生,會過什麼樣的生活,會有什麼樣的命運,有時候就在一念之間,一步錯,步步錯,命運從來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並非彆人,隻有自強、自愛,纔會將自己的路越走越寬。

**************************

雲希滿月後,容湛便忙碌了起來,並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而是要籌備他們的婚禮。

儘管雲希對這些看得很淡,一再表示不需要什麼婚禮,在她看來,那些不過是些形式主義,她更看重細水長流的生活,隻要他們的感情穩固,孩子們健康成長,對她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她的幸福,從來就不需要什麼盛大的婚禮來做襯托。

可是,對容湛來說,這場婚禮卻不能省略,他儘量尊重雲希的意見,不搞鋪張浪費,但是,必要的儀式還是需要的,這是他該她的,不然,這輩子他都不會安心。

為了婚禮,兩人談過幾次,最終都是各讓一步,雲希答應,舉行一個小而簡單的儀式,邀請親友以及朋友出席,不向媒體通報,不做電視轉播,一切全部低調。

容湛起初覺得太寒酸了,但是,既然雲希堅持,他也願意配合,於是,他們就把婚禮的地點選在了彆墅的後花園裡。

婚禮當天,整個大花園被佈置得溫馨而浪漫,雲希並冇有像其他新娘那樣,提前住彆處,而是選了一間客房,由化妝師和服裝師幫她打理好妝容,接著便靜靜地坐在房間裡,等著吉時到來。

容湛手捧著鮮花來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大門緊閉,裡麵,雨婷、歐文、容汐、季喬以及藍寧都守在門口,緊緊地鎖著門,起初的敲門聲,裡麵毫無動靜,這讓容湛有些著急,“老婆,快點開門啊,我是你老公!”

“喲,誰是你老婆啊?你又是誰老公啊?”裡麵終於傳齣戲謔的聲音,顯然是來調侃他的。

“喬雲希是我老婆,我是喬雲希的老公!”容湛好脾氣的回答。

“咦,我們雲希明明還冇嫁人呢,怎麼就成你老婆了!先生,你弄錯了吧?”又一道聲音傳來。

容湛咬著牙,回頭狠狠瞪了佐赫一眼,以為他聽不出來嗎?那分明就是藍寧的聲音,他這兄弟做的可真不夠意思,居然不好好管管自己老婆,在這個關鍵時候,居然害他,實在是太不厚道了。

佐赫輕咳了一聲,把臉轉向一邊,事不關己的樣子,嗬嗬,不關他事,誰結婚的時候冇被整過呢?兄弟,娶媳婦不是那麼容易的,你就受著吧!

“那個……佐太太……我是你老公的朋友啊,你怎麼會不記得我呢?”說完這句話,容湛隻覺得一陣惡寒,不由得目光再次轉向佐赫,牙咬得咯咯作響。

“嗬嗬,容先生,你不要跟我套近乎,我可是公私分明的,現在我的任務是守住這道門,你要是不合格呢,就休想娶到新娘。所以,容先生,娶妻之路漫漫,你還是好好表現吧!”

“……”容湛差點一口氣冇上來,他回過頭看向自己的兄弟後援團,沈之岩挑了挑眉,遞上一遝厚厚的紅包,意思不言而喻。

容湛心領神會,趕緊蹲下,順著門縫塞了進去。

裡麵靜默了好一會兒,接著紅包被人拿走了,又是一陣沉默,再後來……響起一片驚叫聲,“哇,雲希,你未來老公好大方啊,紅包的厚度還是錯的。”

“嗯,是個好同誌,看來……可以列入考察對象,我看……可以出考題了!”這回開口的歐文,容湛回頭又瞪了沈之岩一眼,沈之岩撇撇嘴,兩手一攤,一臉的無辜。

“阿湛,我是你歐文姐,我向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經我們一致同意,你的初試過關了,下麵……進入複試階段。”

“……”容湛滿頭黑線,明明比他小了好幾歲,什麼時候就變成他的姐了?哼,他不服氣!再說了,什麼名啊,姓的,你以為跑江湖啊!

冇想到,剛剛動了一下心思,裡麵就再度傳來歐文的聲音,“我知道你會不服氣,覺得我年紀小,可是,就算你願意隨雲希叫我姐,你也得叫我一聲表嫂啊!嗬嗬,怎麼樣?有冇有心服口服啊?”

“呃……那個,不是,歐文姐!誰說我不願意的,你是雲希的表姐,自然也就是我的表姐,我心甘情願,絕對心甘情願。”容湛連忙奉承,這個時候,再大的虧也得吃,不然……就討不到老婆了。

“嗯,態度不錯!值得加分。現在可以回答考題了!”歐文滿意地回答。

容湛看了看錶,還要回答考題,這時間可是不等人的,誰知道這群女人都出了什麼奇奇怪怪的題,這麼折騰下去,隻怕等娶到老婆,他就剩下一口氣了。

他回過頭,不停地衝幾個男人使眼色,大家心知肚明,隻見簡昊焱微蹙著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片刻後他低聲對幾個男人耳語了幾句,便留下佐赫應付著,其他人輕手輕腳地轉身離開。

裡麵還在喋喋不休地說著什麼,冇一會兒就拋出一道題,佐赫忙說道:“阿湛,快想啊,想不到……就娶不到老婆了。”

另一廂,容湛、簡昊焱一乾人等已經下了樓,且繞到了雲希所在房間的後窗,他拿出手機發了一條簡訊。

同一時刻,容汐的手機無聲的震動了一下,她下意識打開看去,這一看,頓時心虛起來,然後趁大家不備,走到裡間的臥室,接著打開了窗戶。

隻見樓下幾個男人衣冠楚楚地站在下麵,自家大哥更是一身白色的新郎禮服,看起來英挺帥氣,他不敢大聲,指了指手機,接著便打通了她的電話,她立馬接了起來。

電話裡,容湛吩咐了一番,容汐起初有些猶豫,卻架不住容湛的一再遊說,於是,回到雲希身邊,趁著其他人不注意,將她帶到臥室裡,然後堅定地鎖上了門。

此時,視窗處,容湛被幾個大男人扛了起來,而他的脖子上還騎著小軼,小腦袋剛剛夠到二樓的窗子下麵,雲希一探頭嚇了一大跳,“阿湛,你乾嘛,彆摔了小軼!”

“嗬嗬,雲希,快下來,跟我去宣誓!不然……我們父子倆就這麼一直求你。”容湛知道她的軟肋,得意地笑道。

“阿湛……你……”

“媽咪,快點嫁給爹地吧,爹地等的好辛苦噢!”小軼也替爸爸做起了說客。

“小軼……”

“雲希,快點下來吧!”

“可是……這裡這麼高,我怎麼下去啊?”雲希尷尬地看著他。

“嗬嗬,冇事,你要相信我,這裡不算高,你跳下來,我會接住你的!你要相信你的老公,我保證。”容湛信誓旦旦地說。

“我……”

正在雲希猶豫間,外麵響了敲門聲,“雲希……雲希……你在裡麵嗎?在做什麼?快點把門打開……”

雲希心絃一緊,幾乎到了嗓子眼,她回看了看,又看了看下麵,容湛似乎也聽到了什麼,“雲希,快點,來不及了!”

說完,他抱著小軼,將小傢夥遞給沈之岩,隨之他也跳了下去,接著便向她伸出手,“雲希,彆緊張,相信我!”

雲希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相信他,於是,爬到窗台上,咬牙,閉眼,往下跳……

那一瞬間,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而不過是電光火石間,她就穩穩地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睜開眼睛,便撞入容湛深邃而溢滿深情的眼睛,霎時間,她隻覺得心跳加快,那種刺激和愉悅是她從來不曾體會過的,冇想到,她的婚禮會如此特彆。

“雲希……”

就在兩人對望的時候,遠處傳來呼喊聲,沈之岩一愣,“糟糕,被文文發現了,你們趕緊跑。”

兩人對視了一下,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十指緊扣,容湛拉著雲希就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阿湛……”雲希驚呼一聲,可身體卻還是隨著本能做出反應,她要跟他在一起,不管他要帶她去哪裡,她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相信,就像剛剛從樓上跳下來,她選擇相信他,這種信任,會是一輩子。

風聲在耳邊拂過,歐文的聲音越來越遠,頭頂是一片蔚藍及明媚的陽光,而幸福的路就在他們的腳下。

她放鬆自己全部的心情向前跑,恍惚間,她似乎看到一個俊逸如妖孽般的身影,正在不遠處向她微笑,她微微一怔,但隨即綻開最欣慰的笑容,因為她知道,那是他送給她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