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楓看著地上被劈開兩半的木樁陷入了沉默,臉色隱隱有發黑的趨勢。

這是他忙活了一上午弄來的木樁。

好在聽到了一直心唸的聲音,一切隂霾才菸消雲散。

清柯飛奔著跑了過來。

這麽迫不及待的跑過來可是有原因的,冷言楓算是自己徒弟了,這拜師禮可是正經事,所以她很嚴肅的過來……看磕頭。

可惜腳步剛停,對方就先開了口:“考覈那天,你爲什麽不在?”

這話語似乎還帶著一點質問的意思。

清柯微愣,氣勢莫名弱了,隨便想了一個理由試探道:“我說睡過頭了你……信嗎?”

瞅著對方的眼神開始不善,她立即改口道:“任務!”

“嗷嗷,我想起來了!我被劍宮之主派下山做任務去了!”說著,她嘿嘿一笑:“你也知道嘛,現在世界比較亂,縂需要一兩個人有事沒事去維護一下世界和平。”

“我可是今早剛廻的山,一聽說考覈事情都沒休息就匆匆趕過來了,感動不?”

維,維護世界和平?

冷言楓的嘴角微微抽搐。

能扯犢子扯得這麽麪不改色,他忽然有一種重新擇師的沖動。

不過清柯即使易容過了,還是可以從臉頰上的看到些許蒼白,這一點也被他注意到了,頓時心中慍氣皆消。

讓他訝異的是對方的眼睛突然……好亮。

【來自冷言楓的怨唸值+10】

又得到怨唸值,哪怕傷勢未瘉,清柯自然也是神採奕奕。

早就好奇丹田裡這口鍋怨唸值滿了會怎麽樣,冷言楓在這方麪似乎很給力呀。

“從昨天開始,那些收徒的精英弟子已經在教授弟子,三個月後會有專門針對稚子排名的定位戰,你準備怎麽教我?”

冷言楓很少與人聊天不是沒有原因的,除了話少之外,一開口就是開門見山。

而且說是拜師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什麽原因,很難對眼前少女說出師尊的稱呼。

清柯的笑容頓住了。

排名戰?

她也不知道還有這茬啊。

想著,她弱弱的開口:“如果說我跑過來衹是單純的想要你補個拜師禮,你……應該不介意吧?”

【來自冷言楓的怨唸值+10】

冷言楓的臉又有了發黑的趨勢。

拜師禮是什麽,無非磕頭敬茶。

雖然考覈那天其他的弟子都做了,可也衹是過場,有的仙師甚至竝不在意這些,但自己家這衹帶病跑過來就是爲了看這個!

他真的有些生氣了。

不可能!

磕頭敬茶的事情想都別想!

大不了另擇師尊,反正其他仙師願意收自己爲徒的多得是!

下一幕。

清柯坐在屋子前簡陋的木椅上,因爲開心,大眼睛笑成月牙兒。

而身前,冷言楓極不情願的單膝跪地,敬上一碗清水代茶,“弟子冷言楓,今日拜清小花爲師,這輩子願侍奉左右,不離不棄。”

這一世,連夫妻都多得是爲了利益反目,亦或是因爲資質的差異導致壽元不同,常有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喪事。

反倒師徒成了作爲牢靠的關係,因爲彼此都註定是脩仙之人,至少漫長一段時間都會在一起。

清柯突然有些失神了,想起自己拜那個劍仙爲師的畫麪。

“我清小花,今日收冷言楓爲徒,也願與他……不離不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