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470章 正文完

[]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皇後孃娘有喜了!”

葉非晚再醒來,隻透過隱約的帷帳,看見外麵跪了滿地的太醫,而後便聽見熟悉的太醫說出了這番話。

有喜了?

葉非晚怔愣。

不知多久,太醫都退了下去,封卿緩緩走到她跟前,臉色仍帶著心有餘悸的蒼白,伸手將她的手捧在掌心:“感覺怎麼樣?”

“嗯?”葉非晚不解。

“是我混賬,未曾注意到你身子不適,太醫說,你已有孕一月有餘了,”封卿吻了下她的手背,“可有哪兒不舒服?”

葉非晚無奈道:“我自己都未曾注意我哪兒出了問題……”一如既往的吃吃喝喝,若不是那個突然出現的女嬰惹得她心中一陣剋製不住的難受與悲傷,她也不會暈倒。

“對了,那個嬰兒如何了?”葉非晚突然問道。

“已經無事了,”封卿忙攬著她的身子,“那嬰兒被人切了手指,但所幸如今天寒,發現的及時,並未流太多血,我命人將其送到九華殿,派去了兩個太醫。”

“那就好……”葉非晚輕舒一口氣。

“嗯,”封卿低應一聲,仍攥著她的手,指尖冰涼,“晚晚,若有不舒服一定要說,我寧願不要孩子,也不能失去你。”

葉非晚笑了下:“嗯。”

“……”封卿沉默片刻,又道,“可有什麼想吃的,我命禦膳房做。”

葉非晚想了想:“烤番薯?”

封卿默默垂首望著她,下刻在她耳垂上輕輕咬了一口,便要起身離開。

“你做什麼?”葉非晚忙拉住他。

“你不是要吃烤番薯?”封卿望她一眼。

“開玩笑啦,”葉非晚笑出聲來,將他拉到床上,“我還不餓。”

封卿輕擁著她,好久突然道:“晚晚。”

“嗯?”

“我愛你。”

……

七年後。

“小太子,您快下來吧,樹上太高了,您要是掉下來可如何是好啊!”小陳公公守在一株梧桐下,看著樹上那精雕細琢的小少年,滿眼惶恐。

“你懂什麼,孤今年都六歲了,哪兒小了?”封瑾輕哼一聲,人雖年幼,眉目卻如一朵未曾盛放的罌粟花,誘人又霸氣。

“太子殿下,一會兒皇上和娘娘該到禦花園來了,殿下不若先下來,免得被皇上娘娘瞧見……”宮女也溫聲勸著。

封瑾仍隨意靠在梧桐樹上,誰的話也不聽。

陳公公無奈,沉吟片刻,對宮女道:“事到如今,去請小公主來吧。”

宮女眼睛一亮,小公主性子嫻靜,待人友善,她飛快轉身離去,再回來時,身側跟著一位少女,少女一身海棠紅的雲紋對襟裙,身上披著白色的厚絨披風,小臉微白,晶瑩剔透的眉目隱有幾分傾城色,隻是她始終將自己的左手藏在披風中,不露出半分。

見到梧桐樹上的少年,封婠婠眉目一焦,忙快走了幾步:“殿下,樹上危險,你快下來吧。”聲音軟軟糯糯的。

封瑾聞言,腳下一抖,少年不受控的便要摔下去。

遠處一道白影飛快閃過,攔住了封瑾下墜的身子,不過片刻,那人卻又鬆手,任由封瑾直接摔到地上。

一旁封婠婠臉色一白,忙上前扶他:“皇弟,你冇事吧?”

“誰是你皇弟!”封瑾轉頭瞪著她。

“瑾兒!”封卿低沉的聲音傳來。

封瑾一滯,不服氣的輕哼一聲。

封婠婠頓了下,不自覺縮了縮左手:“是我的錯,父皇不要責備皇……不,殿下。”

封瑾臉色一僵,看著她的左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說了半天,臉色漲紅也不知該說什麼。

封卿若有似無看了封瑾一眼,輕描淡寫道:“現在對你皇姐這般說話,不如給你皇姐招個駙馬,你皇姐便在外住在公主府,免得惹你煩了。”

封婠婠一頓,繼而臉色一紅。

封瑾身子一凜,不自覺的端正站好,下刻卻終冇忍住:“父皇,是哪家大臣提了駙馬一事?”看來他回去得記下來。

封卿眯眸:“婠兒生得好,誰不想娶?”

封瑾小臉一白,抿唇不做聲。

“怎麼了?”身後,一陣溫婉女聲傳來。

封卿本冷凝的神色徐徐融化,轉過頭已滿眼溫柔,不自覺朝前迎了兩步:“冇事,臭小子摔了一跤長長記性也好。”

“怎麼會摔了?”葉非晚走到少年少女中間,蹲下平視著二人。

“母後。”二人同時道。

葉非晚輕笑一聲:“婠兒,如今天涼,素雲熬了紅糖薑汁,一會兒你去我宮裡頭。”

“是,母後。”封婠婠輕應。

葉非晚又看向封瑾:“瑾兒可是又調皮了?今日的薑汁冇你的份。”

“我……”封瑾剛要言語,下刻又想到什麼,小聲問,“母後,父皇說要給她招駙馬,真的假的?”

“嗯?”葉非晚一滯,看向封卿,後者眸中帶著笑,她頓了頓,“自然是真的,婠兒生得好看,性子也好,定能找個溫潤儒雅、對她好的如意郎君。”

封瑾臉色一變,低哼一聲便朝禦花園外走去。

“封瑾。”封卿聲音一沉。

封瑾腳步一頓,最終心不甘情不願轉過頭來:“父皇,母後,兒臣先回了。”

話落,人已飛快跑不見了。

葉非晚無奈笑了下,牽著婠兒的手,隨封卿回了養心殿。

封卿先去禦書房忙政務,葉非晚便看著婠兒將薑汁喝了下去。婠兒身子雖無大礙,可自幼身子便虛弱,她每日看著都心疼,須得好生養著。

“怎麼還留了一碗?”葉非晚納悶。

封婠婠抿了抿唇,淺笑道:“給殿下留了一碗。”

葉非晚瞭然,下刻卻又想到什麼,伸手將她的手牽起:“婠兒,以往你還小,娘未曾對你說過,可現在你大了,娘想告訴你,你的出身由不得你,可是往後的日子是攥在自己手裡頭的。”

從一開始,她與封卿便未曾隱瞞婠兒她的出身,她知悉一切,卻仍如此溫柔,越發惹人憐。

封婠婠認真聽著葉非晚的話,許久眼中冒出一抹亮光,而後用力點點頭,頓了頓,她伸出左手,看了眼拇指旁被切去第六指落下的醜陋傷疤:“我知道了,母後。”

葉非晚捏了捏她的小臉,輕笑出聲。

封瑾那小傢夥在薑汁放涼前便跑了過來,容色仍氣鼓鼓的。

葉非晚靠在窗前看著賬本。

婠婠走上前:“皇弟,母後給你留的薑汁。”

封瑾皺眉:“說了多少遍,我不是你皇弟。”

婠婠抿了抿唇:“那……殿下?”

封瑾臉色勉強好看了些,仍嘀咕著:“我最討厭聞見薑味了。”

婠婠神色冇有絲毫不耐,笑了下繼續道:“瑾兒?”

封瑾容色瞬間通紅,羞惱道:“你,你胡亂叫我什麼!”

葉非晚從賬本上分了些注意,睨了眼封瑾:“那薑汁我可冇打算留給你,也便是婠兒心善。”

婠婠臉色一熱。

封瑾卻已飛快將薑汁奪了過去,仰頭一飲而儘。

……

是夜,天色已暗。

葉非晚正坐在銅鏡旁,順手將頭上的簪子拆去,卻不知哪朵簪花勾住了頭髮,葉非晚忍不住皺了皺眉。

一隻大手卻覆了上來,溫柔將她勾住的頭髮拆開:“抱歉,夫人,今日接見了幾個大臣,回來的晚了些。”

說著,封卿已經擁住了她,下頜靠在她的肩窩蹭了蹭,望向銅鏡裡二人的倒影。

葉非晚臉色一熱,二人明明成親良久,冇想到竟還會被他這張臉誘惑:“我也纔看完賬本。”

“嗯?”封卿側首,以氣聲低道:“冇想我?”

葉非晚:“……”

封卿又道:“我卻一整日都在想你,人在書房,心在你處。”

葉非晚沉默片刻:“和誰學的這些惹人肉麻的話,將他拖出去砍了吧。”

封卿低笑一聲,輕輕擁著她:“話雖肉麻,心卻是真的。”

話落,他側首輕輕吻著她的臉頰。

“封卿……”葉非晚側過頭避開他,“我想和你說說瑾兒的事。”

“嗯?”

“瑾兒對婠兒……”葉非晚遲疑。

“那臭小子屢次讓婠兒不許叫他‘皇弟’,心裡頭彆扭的緊,自個兒卻不和婠兒說半分好話,也不知像誰了!”封卿低聲道。

葉非晚側首望他一眼:“你真不知他像誰?”口是心非、言不由衷,分明和封卿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封卿也想到那些過往,低咳一聲,在她肩頭蹭了蹭:“安心,婠兒一直聰慧,你以為婠兒不知道嗎?”

“你是說……”葉非晚驚訝。

封卿低笑一聲:“讓臭小子吃點苦也好。”

葉非晚也笑出聲來。

封卿咬著她的耳朵:“夫人,夜色正好,不如為夫伺候你就寢?”

葉非晚:“……真的,封卿,把教你葷話的人砍了吧!”

封卿輕笑,將她打橫抱起:“可夫人臉色羞紅,看來那些話甚是有用啊!”

“封卿……唔……”葉非晚的聲音,最終斷在帷幔落下時。

封卿輕吻著她,一點一點,溫柔至極,如擁至寶。

“晚晚,晚晚……”他一聲聲輕喚著她。

似乎,連他自己也無法言說,他究竟,有多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