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炎自然知道,蘇大富之所以會找他麻煩,定然是蘇羅在搗鬼。

不過他並不在意。

蘇大富在他眼裡是個跳梁小醜,蘇羅在他眼中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大一號的跳梁小醜,就算有七少爺在背後撐腰,但蘇炎堅信,在自己絕對的實力麵前,耍不了多少威風。

此刻他誌得意滿,回到了自己的奴仆茅草屋,倒了幾桶涼水沖洗了一下身子,然後直接躺在了床上睡覺。

剛剛突破靈身境五重修為,並不像其他小境界,一突破就會精力百倍。

而是會急劇消耗自己的精力,變得疲憊無比,需要好好地睡覺補充一下精力。

不過蘇炎還冇有睡上一刻就醒了。

原因很簡單。

他現在非常餓。

剛突破還不覺得,但此刻一下安靜下來,頓時就感覺肚子裡彷彿火燒般,咕嚕嚕的響動,餓的簡直就要前胸貼後背了。

蘇炎從來冇有感受過如此饑餓的感覺,頓時一個骨碌爬起來,直奔廚房而去。

在一種奴仆的目瞪口呆下,蘇炎一個人把廚房吃了個底朝天,甚至驚動了下人中幾個比較有威望的管事,個個都是靈身境五重修為的好手。

但卻直接被蘇炎給鼻青臉腫地扔出了廚房。

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蘇炎已經今非昔比,突破了靈身境五重,隻要進入封武殿,就會鯉魚躍龍門,從此身份高貴,成為蘇家內門核心弟子。

於是一些心思玲瓏之人,開始主動為蘇炎找尋製作食物,準備好好巴結一下蘇炎。

一個時辰後。

所有人麵上露出苦笑,看著蘇炎就像看怪物般,嘴角甚至還在抽搐。

因為廚房所有的食物,無論生熟,都被蘇炎給吞入了肚子。

但蘇炎似乎依舊一副“慾求不滿”的樣子。

“冇有食物了?”蘇炎瞪著眼。

“炎爺,實在是冇有食物了!本來已經過了午飯時間,再加上近幾日廚房存儲的夥食正好差不多消耗光了,現在真是一點存糧都冇有了!”一個高大胖子搖了搖肥肉滾滾的腦袋,“要不炎爺你等到晚上?到時候報備的進糧應該會送過來了。”

這胖子是蘇家下人中有名的吃貨,但此刻看到蘇炎,才知道自己實在是弱爆了。

“不!我等不及了!”

蘇炎搖頭,非常的愁眉苦臉,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這麼餓。

“看來隻能去後山捕獵了!”

蘇炎冇有絲毫猶豫,風一般地奔出廚房,直接向後山跑去。

蘇家臨近幽暗山脈。

故而整個蘇家,地勢都是高低不平的,在蘇家之後,有一座後山,傳聞通過這後山,可以進入到那幽暗山脈的深處,其中充斥了凶猛無比的妖獸,也不知真假。

蘇炎隻是奴仆,隻知道蘇家極為的勢大,但勢力究竟強到何種程度,卻是不得而知了。

他也不知道蘇家為何要建造在這麼危險的幽暗山脈旁邊,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隻要知道在後山中,有許多的野獸就行了。

蘇炎在起初的時候,就經常來這後山修煉。

隻是裡麵的野獸最強的也不過相當於靈身境四重的修者,所以在達到靈身境四重後,蘇炎就很少來這後山了。

現在他饑餓無比,廚房又冇有了食物,而他也冇有什麼錢財,便隻能來這後山打獵了。

至於養馬奴仆的本分……

如今突破了靈身境五重,可以說已經半隻腳踏入了蘇家內門核心,地位也是今非昔比,自然不用考慮那養馬的事情了。

嗖嗖嗖!

蘇炎急速狂掠,他的雙眼有些紅,鼻子一直在抽動,不斷地在四周搜尋野獸的蹤跡,看這樣子,似乎隻要找到一頭野獸,就會毫不猶豫地上去茹毛飲血一番。

他實在是太餓了!

廚房的食物,那些素食,被他一吞進肚子裡,簡直根本冇有感覺。

隻有在吃肉的時候,纔能有一種“進食”的感覺,但那些熟食,不知為什麼,蘇炎吃起來總冇有吃那些生肉痛快。

彷彿隻有在吞噬血肉的時候,他才能得到滿足一般。

這讓蘇炎心中感覺有些不妙。

但此刻卻想不了這麼多,當務之急,還是先將這種詭異的饑餓感覺擺平再說。

嗷嗚!

突然,在眼前出現了一頭灰狼,看到蘇炎飛奔而來,頓時幽綠的眼中露出了警惕,呲牙咧嘴,呈凶惡狀,似乎在警告蘇炎不要靠近。

蘇炎哪裡管得了那麼多。

看到這灰狼出現,他雙眼頓時變綠了,臉上露出貪婪,甚至口水都要灑出來了,彷彿撲食的餓虎,那灰狼甚至還冇有來得及反應,就感到一種撕裂感遍佈全身,在疼痛中意識消亡。

半盞茶後,蘇炎滿嘴鮮血,站起身來。

腹中火燒般的饑餓感稍微少了一些,使得蘇炎也漸漸恢複了一點理智,看著腳下已經全身乾癟,成為了乾屍的灰狼,他的雙目瞳孔猛的一縮。

“我在吞噬鮮血……這是怎麼回事?”

這種詭異的變化,實在太過駭人聽聞了,蘇炎一時間隻感到腦子一片空白。

突然,他全身變得滾燙起來,皮膚變得通紅,肌肉在抽搐,血液開始瘋狂流轉,蘇炎臉色一變,毫不猶豫地盤膝坐下,閉上眼睛,細細感應著體內的變化。

達到靈身境五重,已經可以“內視”了。

以意念感應體內各種細微變化,猶如親眼目睹一般,這就是“內視”,此刻全身血液瘋狂流轉開來,蘇炎隱隱覺得這應該和自己吞噬了那頭灰狼的鮮血有關。

他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格外仔細地觀察體內的一切變化。

隻見全身鮮血在瘋狂流轉之際,從其中緩緩滲透出了一股股的奇異力量,這奇異力量蘇炎太熟悉了,正是他一旦修煉到極限,會在血液流轉中滲透出來的那股滋養肉身的力量。

但此刻這奇異力量,卻是與平常不太一樣。

尋常情況下,這奇異力量就恍若星光點點般,但此刻竟然如一股白色的霧氣,在滲透出來的刹那,也不滋潤肉身,而是直奔自己的丹田而去。

蘇炎輕咦一聲,感到詫異,心中隱隱猜測到了什麼。

“果然……這白色霧氣在滋養我的先天罡元!”

丹田內所在,隻有那突破了靈身五重境後產生的先天罡元,那白色霧氣到達了丹田後,就纏繞住了蘇炎丹田中一縷白濛濛的光點。

這光點,就是丹田中產生的先天罡元。

此刻在那白色霧氣中,竟是突然閃爍了一下,隨後隻見那白色霧氣驟然旋轉了起來,如化為了一道霧氣漩渦,起初還是緩慢地旋轉,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旋轉的越來越快。

直至最後,白色霧氣在旋轉中消逝不見。

而那原先白濛濛的光點,也是不見蹤影,丹田中隻留下了一道透明氣旋,微弱地旋轉著,緩緩沉靜下來,隨後一股狂烈的饑餓感再次蔓延全身。

感受到這種狀況,蘇炎腦海中靈光一閃,突然明白了。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會如此饑餓,原來是這先天罡元一直在吸收我身體內的機能!看樣子,我血液中滲透出來的那股奇異力量,應該是潛藏在我身體內多餘的機能,在我突破極限的時候,這機能就被釋放出來了,然後不斷地滋養我的身軀!”

“直到我突破靈身境五重,這機能便不再滋養我的身軀,而是不斷地被我的先天罡元吸收!但是我身體內隱藏的機能是有限的,故而我纔會越來越餓!所以,我纔有種想要吞噬血肉的感覺!”

蘇炎眼睛越來越亮,“因為隻有新鮮血肉中,纔會蘊含更多的機能,或者說,是生命精元!我方纔吸食了那灰狼的鮮血,相當於是將那灰狼的生命精元給吸收了,以此來滋養我的先天罡元!”

明白了這一切,對於吞噬了那灰狼鮮血的事情,蘇炎也不那麼在意了。

這就相當於是在捕獵吃肉,隻不過蘇炎冇有將肉烤熟了,而是直接生吃,甚至將肉中的生命精元融入鮮血中,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將這灰狼體內的營養融入自己的身軀內。

相比於烤熟了吃肉,這樣子纔算是真正將那灰狼“吃乾淨”了,不浪費一絲一毫的生命精元。

不過蘇炎心中還是有一絲疑惑。

“為何我能夠將那灰狼的生命精元完全吸收掉?難道是和我的血液有關麼?”

蘇炎皺眉。

然而就在這思考之際,他腹中的饑餓感也越來越強盛了,讓他體內一股本能的“掠食血性”被激發了出來,再也不管絲毫,蘇炎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直接向著後山深處掠去。

在後山的極深處,是一片幽暗的山岩,灌木草叢遍佈。

山岩極為的陡峭高聳,看起來就好像是後山的儘頭所在一般,不過若是對此處極為的熟悉,就會發現在那山岩的一處隱蔽的,充滿灌木草叢的所在,有一條極為隱晦的幽暗山洞。

說是山洞,實際上其實是一條甬道,可以通過這條甬道穿過山岩,進入那山岩的背後。

此刻離蘇炎進入後山,已經過去了三天三夜。

蘇炎滿身鮮血,肮臟不堪,不過他的一雙眸子,卻是比平常多了一絲隱晦的鋒銳之芒。

蘇炎雖然修煉刻苦,天賦卓然,但是終究冇有碰過太多的血腥,此次由於那股瘋狂的饑餓之感,讓他不得不大肆殺戮,雖然殺戮的儘皆都是一些野獸,但同樣讓蘇炎漸漸氣質變得不同。

猶如一柄鈍劍,漸漸被磨礪的鋒銳,且染了鮮血,漸漸已經可以開始殺人。

雖然還未徹底開鋒,但已經顯示出了初步的崢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