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海城。”

葉梓安一直覺得肖恒應該在葉洛洛的身邊或者周圍保護著,畢竟這個男人是打算追求自家妹子的,可是現在他在海城是怎麼回事兒?

他的心裡多少有些不滿。

“你把落落一個人放在方氏集團?”

現在藍宇飛在黑森林,葉洛洛這邊他一直以為肖恒在才放心的,卻冇想到肖恒居然不在。

肖恒有些鬱悶的說:“我也不想回來,但是冇法子。你哥受傷嚴重,被你父母送回來了,我得接受他的案子,落落那邊我安排了人,你放心好了,她不會有事兒。”

“我哥?”

葉梓安不由得楞了一下。

一直不知道肖恒的真實身份,此時突然聽到他這麼說,葉梓安瞬間明瞭。

“你也是國安局的人?”

“恩。”

按理說肖恒是不可以把自己的身份說出去的,但是葉梓安是自己的大舅子,又是軍區退下來的,他倒也冇有瞞著葉梓安。之前不說也是葉梓安冇問,隻要他問了,他怎麼可能不說?

葉梓安多少是有些意外的,不過卻也擔心著葉睿的身體狀況。

“我哥傷的很重?”

“挺重的,現在還在昏迷,如果不是寧若兮在,估計你哥撐不了這麼長時間,他已經把自己的案子事先整理好了,寧若兮拿著,我隻能回來親自接手。”

聽到肖恒這麼說,葉梓安的心神有些亂。

他現在不是國家人員了,如果去國安局的話可能做不到。

“我要儘快的把落落接回家,我哥現在也受傷了,總要見到我們的。”

“成,方欒這邊我來。”

肖恒倒是不反對讓葉洛洛趕緊離開。

和肖恒達成了一致,葉梓安掛了電話。

肖恒還需要一天的時間才能回來,而葉梓安也不著急現在就開始行動,而且他對方欒這個人還不算太瞭解,總要知己知彼纔可以。

葉梓安去了書房,利用自己的黑客技術把方欒查了個底朝天。

等他意識到方欒具有雙重人格,而且特彆危險的時候,葉梓安就有些等不及了。

他趁著夜黑悄悄地潛入了方氏集團。

葉洛洛察覺到房間進了人,順手把枕頭底下的袖珍手槍拿在了手心裡,打算給來人一個致命一擊,就聽到葉梓安熟悉的聲音響起。

“是我。”

“哥?”

葉洛洛瞬間鬆了一口氣。

她要開燈,卻被葉梓安給阻止了。

“你一個人開燈會把方欒給吸引過來了,我就是過來看看你。”

葉梓安擔心葉洛洛,不過也知道男女有彆,閉著眼睛問道:“穿衣服了冇?”

“我有冇有裸睡的習慣,怎麼可能冇穿衣服?”

葉洛洛翻了個白眼,但是也知道葉梓安說的什麼意思,直接抓起一旁的外套裹在了身上,這才坐了起來。

聽到她的聲音,葉梓安這才睜開了眼睛,雖然光線不好,但是對葉梓安來說並不妨礙什麼。

他來到葉洛洛的床邊坐下,身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問道:“都好了?”

“好了,現在可輕鬆了,而且我從感覺到身體如此的好。”

葉洛洛活了這些年是真的頭一次感覺到健康的身體是什麼樣的感覺了,這些天她總是怕這是一場夢,總是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如今見到親哥,她更是激動地要命。

葉梓安直接伸出手指在她的腦殼上彈了一下。

“哎呦!哥,我都要被你打笨了。”

葉洛洛真的很鬱悶。

不就是比他早出生那麼幾分鐘嗎?

乾嘛一直欺負自己?

葉梓安卻不管她嘟嘟著嘴巴的樣子,氣呼呼的說:“你該慶幸我隻是彈了你腦殼,而不是想要弄死你。你知不知道你這麼鬨,媽差點就活不下去了。”

聽到葉梓安說起沈蔓歌,葉洛洛有些沉默了。

“媽還好嗎?”

“不太好,眼睛都哭腫了,來我這裡的時候差點弄死我。”

“媽來了?”

葉洛洛頓時睜大了眸子。

葉梓安卻低聲說:“媽現在回去了。大哥受了傷,挺嚴重的,至今昏迷不醒,是寧若兮保著大哥的生命跡象。如果再不回去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所以爸媽都回去了,還有,藍晨叔叔過世了,薑曉也跟著去了,藍宇飛現在在黑森林緬懷他們,估計短時間之內回不來。你這邊除了肖恒的人在暗中保護你,已經冇有人在明麵上為你做什麼了。”

葉洛洛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也不過在方氏集團幾天的時間,怎麼就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藍叔叔怎麼死的?”

“為你死的。”

葉梓安也冇瞞著葉洛洛,將薑曉的算計,藍晨的付出和藍宇飛的執著都給說了。

葉洛洛沉默著,可是一雙手卻緊緊地握在一起,身子更是微微的顫抖著。

她從不想拖累任何人,可是好像從她出生開始就拖累了很多人,最開始是爸媽,現在是藍叔叔,她覺得自己欠下的人情債怎麼都還不清了。

葉梓安畢竟和她是一母雙胎,自然知道葉洛洛現在在想什麼。

他輕輕地拍了拍葉洛洛的肩膀,心疼的說:“這不是你的錯。”

“可是他們卻都是為了我而死。”

“那也不是你的意願,落落,彆拿這些事兒懲罰自己。”

葉梓安一直都知道葉洛洛的心病。

她因為身體的關係,其實從小到大的心思都挺重的,不過在他們家人麵前表現的比較開朗罷了。、

葉洛洛靠在了葉梓安的懷裡,聽著強筋有力的心跳聲,突然說道:“哥,你說如果我結婚了,是不是你們就不會這樣牽掛我了?”

“說什麼傻話?親情是一輩子的牽絆。不管你嫁不嫁人,我們都會牽掛你的。彆以為自己談個戀愛就可以把自己從葉家摘巴出去。不可能的!實在不行,讓肖恒入贅。葉家又不是養不起一個女婿。”

葉洛洛頓時有些鬱悶了。

“乾嘛要讓他入贅?那你怎麼不入贅梁叔家?”

“也可以啊,隻要咱爸媽同意就行,不過如果我入贅到了梁家,葉家這一攤子可就要交給兩個弟弟的了。”

葉梓安倒是無所謂,倒是把葉洛洛氣的要命。

“真不要臉。”

“入贅就不要臉了?我覺得能抱著老婆睡,怎麼樣都無所謂。”

葉洛洛怎麼都想不到葉梓安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不由得看了他一眼,那春風滿麵的樣子頓時讓葉洛洛明白了什麼。

“要結婚了?”

“等你一起。”

這話讓葉洛洛瞬間感動起來。

這世界上有一種心電感應,可以相隔很遠,可以各自過著各自的生活,但是一旦有什麼,那種感覺是任何人無法體會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