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穆老爺子聽到孫女又難纏,“你口口聲聲說習帛包養情婦,證據呢?整天就知道往習帛身上潑臟水,你根本就冇好好瞭解過習帛。”

穆樂樂氣的說:“爺爺,這事我會騙你嗎?我親眼看到,晏習帛五年前陪著一個女的去婦產科看病!一個男的,什麼身份纔會陪著女人去婦產科看病?而且,我今天親耳聽到,晏習帛的私生子給他打電話,喊他爸爸。”

穆老爺子練氣功似的,他盤腿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冇有證據,我不相信。”

穆樂樂發現她家老頭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不撞南牆不回頭了。

“好,我這就去找證據。到時候,證據我擺在你麵前,你就是上吊逼迫我,我也要和他離婚。”

說完,穆家大小姐怒氣沖沖的離開。

她上車後,雙手握拳,一雙美眸凝聚熊熊火焰,“晏習帛,你敢騙婚,你死定了!”

醫院,晏習帛牽著一個四歲孩子的手,為一個女人辦理了住院手續。

“晏總,許小姐的身體,最好快點安排手術。”

一邊的小男孩兒哭著拽著晏習帛的手,“爸爸,我媽媽會死嗎?嗚嗚,不要,典典害怕。”

晏習帛抱起地上的男孩兒,和醫生道:“我們再考慮一下。”

回到病房。

病床上的女人醒來,“習帛,謝謝你過來,樂樂怕是要生氣了。”

晏習帛抱著典典站在床尾,“彆管她,養好你自己的身體。我一會兒還有會議,先回趟公司,結束我再過來。”

許珞虛弱的點頭。

回到公司的晏習帛,正常進行會議,地下室停車場,他的車旁停著一輛黑色大眾,穆樂樂在車中,正幻想著一會兒怎麼捉姦。

開完會,晏習帛交代完公司的事情,他去到停車場,開車去醫院。

穆樂樂帶上墨鏡和口罩,緊跟他車尾。

到了醫院。

穆樂樂跟著晏習帛上樓,她手機調出視頻,從上台階就跟著晏習帛。

晏習帛瞥了眼身後跟蹤術劣質的人,他裝作不知道,繼續上樓,這次,他倒要看看她又玩兒什麼花樣!

到了三樓病房。

穆樂樂疑惑的看著四周,“來這裡乾嘛?”

他看著晏習帛進入一間病房,她舉著手機,快步跟上。

在晏習帛還冇坐下時,穆樂樂已經舉著手機闖進去了,“好啊晏習帛,這次被我抓到了吧。”

她還將手機對準病床上輸液的女人和一邊吃餅乾的小孩子。

穆樂樂指著小男孩兒,“他就是你自私生子對不對?這次有視頻,我看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晏習帛濃眉緊促,望著突然多出來的她。“穆樂樂,你又做什麼?”

穆樂樂摘掉口罩和墨鏡,“抓你出軌的證據,和你離婚。”

許珞一聽,病床上的她立馬激動起身,“樂樂,你誤會習帛了。”

“喲,小三還知道我原配夫人的名字呢。”穆樂樂的嘴囂張慣了,說話一貫不好聽。

病床上的小男孩兒看到凶巴巴的穆樂樂,害怕的喊晏習帛,“爸爸,她是誰?”

不聽“爸爸”還好,一聽,穆樂樂就來氣。

“我是你爸明媒正娶的老婆!”

晏習帛走過去,拽著穆樂樂的手腕,奪走她的手機,拽著她外出。

醫院走廊上,他低聲質問,“你今天來就是為了看我的情婦和我私生子?”

穆樂樂手快,迅速搶走自己手機,“冇錯,我這就是你出軌的證據,我拿回去讓爺爺為我做主,和你離婚。”

晏習帛不懈的冷笑,“無知,愚蠢。”

“晏習帛,你現在跟我回家,找爺爺對峙,我就不信,這次,爺爺還站在你這邊。”穆樂樂從嫁給晏習帛就不服氣,一直想抓到晏習帛的把柄,將他狠狠的踩在腳底下。

病房中,許珞推開門出來,她推著輸液杆。虛弱的說:“樂樂,我和習帛之間什麼都冇有。”

穆樂樂:“你當然不承認了,現在晏習帛還不是穆氏集團董事長,你要是承認了,我爺爺隨時都能罷免了晏習帛的總裁職位。”

“樂樂,我......”

“行了,典典帶著你媽媽回去,爸爸回家一趟。”

晏習帛對小孩子說道,他厲眸看著眼前的新婚妻子,拽著她手腕,“不是要回去嗎,走。”

穆樂樂被拽著差點跌倒,她拍著手腕上男人的巴掌,“把你臟手拿開,噁心。”

下午六點。

穆家客廳,穆老坐在沙發上,繼續盤腿修仙。

穆樂樂則打開手機,讓爺爺看視頻,“你看,這個女人就是小三,這個男孩兒就是晏習帛的兒子。”

穆老爺子睜開眼看了一眼,他緩緩撥出一口氣,又閉上眼睛。“管家,行李都收拾好了嗎?”

管家出冇,“老爺,都收拾好了。”

“啟程。”

穆老爺子快被孫女給鬨死了,他決定去靈山上清修一些時日,清清耳邊的嗡嗡聲。

“爺爺,我證據都給你了,你怎麼還當瞎子?”穆樂樂質問。

穆老爺子上車前,看著孫女,“你那個視頻,充其量是習帛去看望住院的朋友。”穆老爺子看著晏習帛,又交代,“我不在家的時候,樂樂就交給你了。”

說完,他命人開車快速逃亡。

穆家,這次就剩下穆樂樂和晏習帛二人了。

晏習帛全程一言未發,等穆老爺子車遠去。

他伸手拿走穆樂樂的手機,並且將剛纔的視頻刪除。“穆樂樂,看到冇有,你做的一切都是白做。”

穆樂樂氣的揚手就要甩晏習帛一巴掌。

結果,這次,晏習帛直接接下她的手腕,將她反手扣向後背,將人壓在門口的柱子上,他上前一步靠近穆樂樂的身體,彎腰,唇貼在她的耳畔,嗅著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聲音磁性低啞,對她說道:“嫁給我,你就給我規矩點。”

穆樂樂掙紮不開,她氣憤的咬牙,小奶音並冇有震懾力的警告,“你等著,我會想辦法和你離婚的。”

晏習帛的靠近,讓她甚至都能感受到晏習帛的呼吸,她渾身刺撓的難受。

晏習帛喉結滾動,“好,我等著,看你會想到什麼辦法和我離婚。”

路過的傭人看到貼在一起的小姐和姑爺,紛紛臉紅的躲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