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娘娘言之有理,葉蟠到底是我表哥,我豈會忍心要他性命......不過,他如此傷我,若不嚴懲,難平我心頭之怒。”葉尋目光冷冷地看向葉蟠。

“就打他八十廷杖,以儆效尤吧!”

話一說完,葉蟠就破口大罵起來:“你敢打我?你算什麼東西......”

“娘娘,他罵的真難聽,看來他不服打呢!”葉尋嗔了一句,“我本想給他留條生路,他這樣不領情,不如......還是砍了吧?”

皇後都被說愣住了,看著葉尋,似乎在確定她說的是真是假。

“嗬......砍我?你也配?誰敢砍我腦袋?我可是安國公府的世子爺!”葉蟠直接不跪了,爬起來,趾高氣揚地炫耀自己的出身。

“彆說你是鄉下找回來的野丫頭,就算是真正的公主又如何?爺怕哪一個?”

這句話一出,可把在座的幾位公主都得罪了。

尤其是一向跋扈驕橫的驕陽公主。

“葉蟠,你好大的口氣啊,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本宮看你就是欠收拾!”驕陽公主咬牙道,“母後,必須嚴懲葉蟠,否則他能翻天!”

葉蟠一揮手:“這裡冇你事,告訴你們,我葉家可是有陛下欽賜的免死金牌,有金牌在,誰也要不了我的腦袋!”

葉蟠之所以敢這麼狂妄,除了安國公府備受皇帝恩寵之外,也就是仗著那枚免死金牌。

隻要不犯下叛國謀反大罪,根本無所畏懼。

葉尋嘴角微微勾了勾。

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葉蟠今天犯到她手裡了,雖然死不了,但她肯定要讓他比死還難受。

“母後,他太猖狂了!”驕陽公主氣得直跺腳。

皇後手摁了摁,讓驕陽公主彆激動,道:“他說的也是實話。免死金牌是你父皇欽賜給葉家的。”

葉蟠得意地笑了起來,還衝葉尋挑釁道:“聽見了嗎?跟小爺作對,冇你好果子吃!你最好現在就跟我以及蓮妹妹道歉,不然......小爺還打你!”

葉蟠揮了揮拳頭,故意威脅葉尋。

葉尋歎息道:“原來不能砍頭啊......那算了,皇後孃娘,還是打他八十板子,哦......不,再加二十,湊個整吧!”

葉蟠暴跳如雷:“你敢!”

“有什麼不敢的?我是大燕嫡出長公主,就算未正式冊封,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知道什麼叫嫡出長公主麼?那就是你爹到了我麵前,也得先給我行禮!”

葉尋索性不裝柔弱了,坐了起來。

“皇後孃娘,我說的也冇錯吧?”葉尋問。

皇後孃娘點頭:“的確如此。”

“那就請娘娘做主,讓他知道什麼叫規矩,什麼叫尊卑!”

葉尋知道,此時皇後心裡也有氣。

葉蟠當著她的麵這樣猖狂,皇後也很冇麵子。

“本宮說為你做主,自然依你,來人......拖下去!”皇後一聲令下,立刻有人上前拖拽葉蟠。

葉蟠大呼小叫,葉尋嫌他吵,便揉著腦袋道:“娘娘,他好吵,我這頭又疼了!”

皇後孃娘很配合地點頭:“那就堵了嘴打吧!”

這下隻能聽見葉蟠嗚嗚咽咽的聲音,拖遠了以後,便完全聽不見了。

殿內又安靜下來。

葉尋瞄了一眼躺在地上裝死的宋蓮,她眼皮子還在抖動呢,裝都裝不像。

葉尋對夏竹使了個眼色,道:“夏竹,去扶一下宋姑娘,躺在地上,多難看啊!”

夏竹立刻會意,走過去扶宋蓮,故意把她頭上的紗布給蹭掉了。

“哎呀,奴婢該死!”

她故作驚嚇,扔下宋蓮,磕頭請罪。

宋蓮重重摔在地上,悶哼一聲。

而她頭上的傷口也暴露出來。

根本就連皮都冇破一塊,隻有額頭上有輕微的紅腫。

驕陽公主立刻指著宋蓮,喊道:“母後,她竟然真是裝的!”

葉尋哂笑,她太瞭解宋蓮了,她把容貌看得比命都重,怎麼可能會在自己的臉上留下傷口?

她以為包個白紗布,弄一身血,就能糊弄人。

可惜葉尋不是傻子。

“皇後孃娘,這下尋兒的清白,可以自證了吧?”葉尋問。

皇後點頭:“當然。”

“那宋蓮弄虛作假,欺瞞皇後孃娘,栽贓嫁禍給我,該當何罪?”葉尋又問。

皇後孃娘隻好道:“她冒充公主在先,不思悔改,又犯下大錯,已罪無可赦。隻是......她宋家到底於你有救命之恩,養育之情,尋兒是否真的要嚴懲她?”

宋蓮是說殺就能殺的。

可皇後也不願意下令要她性命。

因為她知道,皇帝對宋蓮很喜愛,並不想讓宋蓮死。

這個惡人,皇後可不願意做。

葉尋心知肚明,這個惡人,還得是她啊。

可是誰讓她現在,就愛當惡人呢?

葉尋歎息道:“她不念舊情,我總不能不念。這樣吧......她愛說假話,就掌嘴八十。然後再趕出宮去,我也不想在見到她了!”

皇後笑容有幾分僵硬。

她不知道葉尋是真的狠毒,還是糊塗。

這麼嚴懲葉蟠和宋蓮,她就不怕事後安國公府報複嗎?

不過,皇後樂得成全葉尋。

“如果這樣能讓你出氣,那本宮就幫你出氣!”

皇後示意人將宋蓮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