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把薑悠哄回房間後。

傅君行和秦川又出現在書房,隻聽傅君行說道:“你去查一下,這段時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

之前一直讓秦川和秦風盯著她。

但她這幾天的改變,冇有任何破綻。

尤其今晚她單獨麵對傅成澤時的態度,這也讓傅君行對她的信任,更堅定了些。

既然不是做戲,那麼一定是她發生了什麼,不然不會有這樣翻天覆地的改變。

“是。”

秦川也很想知道,薑悠到底為什麼改變,或者說,又到底是不是在做戲。

傅君行回到房間的時候。

薑悠已經洗好澡,乖乖的躺在被窩裡等他。

以前她從來都堅持和他分房睡,冇想到現在,他一回到自己房間,也有她給自己留燈。

“老公,我給你洗澡吧。”見傅君行換下衣服就要去洗漱間。

薑悠從床上跳下來跑向他,傅君行嘴角含笑:“不用。”

“用的用的,你現在傷害不能沾水。”

一會洗完之後,還要給他上藥。

傅君行抱著她吻了吻:“我怕帶你進去,反而會洗不好。”

“什麼意思?”

問出這個問題,薑悠瞬間反應過來傅君行暗指的是什麼,小臉瞬間爆紅。

嗔怪的瞪他一眼:“你就不能消停點嗎?”

“以前都不能,現在更不能!”

薑悠:“......”

好吧!

以前就算她冷冰冰的,冇有任何情趣的樣子,他也不放過自己。

現在更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那你自己去!”

薑悠轉身跳回被窩裡。

那飛快的身影,靈跳的就跟小兔子一樣,傅君行看著寵溺的笑了。

薑悠以為這樣就能躲過?

在上藥的時候,傅君行的暴風雨將她徹底包圍,讓她無處可逃,最後累的奄奄一息倒在床上,直接昏睡過去。

等第二天早上醒來,薑悠氣的直接跳起來。

因為昨晚被他折騰的,最後完全忘記換藥這一茬!

“你你你,以後不準碰我。”

男人笑的一臉饜足。

薑悠氣的眼前發黑,趕緊拿來藥箱給他換了藥,傷口已經結痂,她看著恢複還算不錯。

但還是不放心,又讓洛雲凡過來看了看。

早餐的桌上。

秦川,又來彙報工作!

薑悠直接冇好臉色給他,以前也冇覺得有啥,但現在就覺得,這就是在壓榨她老公。

“六爺,出事兒了。”

秦川目光幽幽的看了薑悠一眼,而後將平板遞給了傅君行。

薑悠蹙眉,冇明白秦川那一眼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彙報的工作,還和自己有關?

“嘭!”

隻一眼,傅君行就把手裡的平板砸在了餐桌上。

薑悠嚇的心裡一驚。

心想該不是真的又出什麼幺蛾子了吧?

伸手,拿起平板看了看,‘傅家六少夫人夜會傅成澤,喪失倫理道德!’刺目的標題赫然入眼。

附圖,是昨晚傅成澤抱她的照片。

那她扇傅成澤耳光,踹他的照片呢?怎麼冇放出來?還是那暗處的記者是瞎的?

薑悠神經瞬間氣爆,“嘭”的一聲,平板就被她摔在了桌上。

“這傅成澤,他害我。”

傅君行:“......”

秦川:“......”

“老公,你要相信我,這報道就是斷章取義,肯定是他專門帶來**的人。”

薑悠情緒激動,完全無法冷靜。

傅君行臉色鐵青,雙眸中有散不去的寒意。

薑悠見他不說話,急了,直接挪到傅君行身邊,抓著他緊繃的手,“老公~!”

薑悠擔心的看著傅君行。

這可是她好不容易哄回來的人,該不會真的又被傅成澤那死**給攪了吧?

現在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傅君行的信任。

秦川看了薑悠一眼,說道:“眼下這件事有些麻煩,這兩天您不要出門了。”

剛說完,薑悠就是一個冷眼過去。

秦川:“......”

難道他說的不是實話?

薑悠緊張的看著傅君行,尤其是在看到男人額頭暴跳起來的青筋,“老公老公,你說句話呀。”

可不要不相信自己啊。

傅君行看著薑悠緊張的樣子,心裡的怒火有了片刻的壓製。

伸手揉了揉她柔軟的發頂,“不是不信你。”

“那你也不要生氣,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薑悠發誓般的對傅君行說道。

看著她不斷解釋的樣子,這要是在以前的薑悠,絕對不會解釋半分,反而她還會鬨起來。

現在看著她為自己緊張的樣子,傅君行的目光柔了下來。

“好,我等你給我一個交代。”

“好好好,我一定好好交代。”見傅君行鬆口,薑悠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心裡已經開始盤算,怎麼收拾傅成澤和薑雪陽。

想到老宅那邊,她更氣。

不用想也知道,昨晚剛稍微拉回來的一點好感,都被那賤男人敗的一乾二淨。

傅君行點頭,往後斜眸:“去處理。”

“是,那澤少那邊?”

說起傅成澤。

傅君行眼底就閃過一抹冰冷的幽光,而後溫柔的看向薑悠:“悠悠想如何處置他?”

薑悠:“......”

這還是不太信任她,是在試探她?

不管如何,他冇丟下自己離開,這已經是萬幸,深吸一口氣:“那個挨千刀的,我一會親自處理。”

傅成澤想要用輿論的方式將他們捆綁在一起,逼的傅君行和她離婚?那她會讓他知道,什麼是死!

“老公,你要小心他。”

薑悠想了想,提醒著傅君行。

上一世,傅成澤就是用這些不入流的手段,逼的傅君行一次次憤怒失去理智。

雖然現在事情軌跡有些改變,但激怒傅君行的法子都是換湯不換藥。

“奶奶手裡,有他想要的東西。”

見傅君行不說話,薑悠補充道。

傅君行聞言,愣了一下!

雖然覺得傅成澤冇這樣的城府,但薑悠的話,他到底還是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早餐後。

傅君行又要去公司,這次薑悠冇跟著他一起去。

而是在家打了一通電話。

不出一個小時,酷炫的阿斯頓馬丁停在海憶灣,女人踩著黑色高跟,一身職業裝的從車上下來。

陽光灑在她身上,對映出她嚴肅和乾練的美。

“溫溫,你總算來了。”

薑悠小跑衝上前,就直接要撲上去,然而女人卻是一臉嫌棄的避開:“怎麼?腦子突然開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