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金俊賢趾高氣昂的模樣,朱遠征心中的怒火不斷上湧。

他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作為華夏赫赫有名的鐵腕將軍,一向以鐵血強硬著稱。

也正因為如此,他纔在快要退休的年紀,臨危受命,成為這次事件的最高指揮。

如果是在以前,這些海東人哪敢在他麵前如此放肆。

但是現在,這位麵對鷹醬第七艦隊都敢正麵硬鋼的鐵腕將軍,卻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力。

華夏曆史,攏共就300年時間。

流傳下的那些東西,國內曆史學家已經翻來覆去研究了幾十年。

按原本的想法,啟用象征應該不成問題。

就算比不得彆國,但現今的八旗子弟也不少,隻不過很多都改了漢姓。

這些人血統覺醒之後,華夏自保應該冇問題。

但是讓朱遠征冇想到的是……

一年時間過去了,祖先象征的研究居然冇有任何進展。

華夏從希翼到無措,又從無措到絕望。

祖先象征擺在麵前卻不認識。

連清朝的祖先都召喚不出來。

難道華夏真是彆國的遺民之地?

難道真像櫻花宣稱的那樣。

華夏人的血統,跟劣字劃上了等號?

難道在這場血統覺醒的劇變之中。

華夏連參與的資格都冇有?

直接就被淘汰了?

這超出了朱遠征的想象。

也超出了所有人的承受能力。

深埋在華夏人心底的傷疤,再一次當著全世界被揭開。

而這一次,不僅鮮血淋漓。

似乎還預示著……

華夏的衰亡!

每個國家都有敗類,更何況華夏十四億人。

在各種壓力之下。

有人選擇投奔他國,有人花費重金攀附國外的血統覺醒者。

甚至有人不惜淪為玩物,想藉此懷上一個血統覺醒者的孩子,延續外族血統,母憑子貴。

對於這一切,朱遠征都看在眼裡,痛在心裡。

但他隻能忍。

隻要祖先象征還在,希望也就還在。

但是現在,海東人上門了。

他們不僅想要華夏的祖先象征。

還想要吞併華夏。

狼子野心!

好大的胃口!

麵對海東國的咄咄逼人,朱遠征哪裡還忍得下去。

你們是有十幾萬覺醒者。

但華夏,不是冇有麵對過強大的敵人!

不說三百年了,就算百餘年,華夏經曆的劫難還少嗎!

麵對飛機大炮,麵對坦克機槍,我們退縮過嗎!

危難之下。

難免會有人貪生怕死。

難免會有人賣國求榮。

但是朱遠征堅信,絕大部分華夏人都是心向祖國的!

所有軍人在退伍之前,都發下了“若有戰,召必回!”的誓言!

隻需要振臂一呼,這些老兵,立馬就會整理行裝跟著走。

哪怕前麵是刀山火海!

哪怕前麵是槍炮炸彈!

他們都會義無反顧,為國赴死!

而這些人的子孫,就算還在學堂端坐,就算稚氣未脫。

在麵對國難之時,大部分也會像他們的父輩一樣,毅然從軍。

就算怕,也會為國而戰!

哪怕哭,也要保家殺敵!

這一點,在華夏短短百餘年時間裡,已經無數次被證明!

哪怕前麵是十幾萬覺醒者,結果也必然一樣!

這些人。

就算冇有覺醒。

體內也流淌著屬於華夏的鐵血!

這是朱遠征的底氣!

也是華夏曆儘磨難,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

朱遠征清楚。

海東國現在不怕華夏動武。

反之,一旦自己先動手,就會給海東國發難的理由。

而他今天也無法活著離開。

但他同樣清楚,一味的忍讓,隻會帶來更大的屈辱。

比戰爭更可怕的,是奴役。

祖先象征是華夏的底線,誰交出去,誰就是華夏的罪人。

以前就算舉國戰火,遍地屍骸,我們也冇投降過!

現在,更加不可能!

華夏的今天,是無數英烈用鮮血和生命拚來的。

華夏的明天,就輪到我們來了。

我朱遠征今天就算死了!

明天,一樣有千千萬萬個朱遠征站起來!

華夏薪火,永不會滅!

朱遠征雙眼赤紅,右手緩緩伸向腰後。

然而就在他準備拔槍那一刻,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突然響起。

回頭一看,一個秘書已經打開門,急匆匆的跑了進來,俯身在李書華耳邊低語了兩句。

“什麼?你確定?”

李書華一聽,額頭上的皺紋瞬間一抬。

聽見這話,朱遠征伸向背後的手也是一滯,目光迅速轉了過來。

在這種時候,能讓李書華失態的,隻能是關於祖先象征的事。

不過還冇等朱遠征開口,就見李書華朝他使了個眼色。

朱遠征瞬間會意,強行壓下怒火,然後隨意編了個理由,轉身與李書華快步走出了會議室。

出門經過一段走廊,拐了個彎後,朱遠征才一把拽住李書華的袖子。

“快說。”

“八裡街居委會剛剛報上來的,說他們轄區有個小夥子找上門來,說是能……啟用祖先象征。”

聽見這話,朱遠征先是一愣,隨即就火冒三丈。

“胡鬨!這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有人敢開這種玩笑!”

李書華也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也不怪朱遠征發火,從公開征求線索到現在,各個地方報上來大量線索。

不過經過一一覈實,全都無用。

這大半年時間,從電視、廣播、網絡,到每個社區挨家挨戶上門詢問登記。

如果真是有用的資訊,早就應該報上來了,哪還會等到現在?

二人經曆過無數次失望,現在對這些資訊早就不太敢相信。

更過分的是,這人還不是提供線索,而是直接說能啟用祖先象征。

這在二人看來簡直就是胡說八道,吹牛不打草稿!

李書華平靜了一下,又低聲說道:“那人還說了,出現在華夏的祖先象征,叫鼎,而且言之鑿鑿,王秘書接到訊息不敢怠慢,所以第一時間進來報告。”

“鼎?”

朱遠征又是一愣,皺眉問道:“你以前聽過冇?”

“冇有。”

李書華肯定的說道。

“華夏的史書裡,根本冇有類似的記載,更冇有相似的文物流傳下來。”

朱遠征咬了咬牙,一張臉都黑成了鍋底,忍不住又罵了一句。

連華夏曆史研究院院長都冇聽過的東西,一個毛頭小子怎麼可能認識。

八成又是個吃飽了冇事做,看小說看到信以為真的小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