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怎麼了這是?”蘇雨夢快步走過去,著急的問。

“噓。”

墨少離對她使了個眼色,默默走到了隔壁的雜物間,他和小墨泠一直住在一起,自然就空出來一間房。

鄉下的房子基本都是東西兩個房間,中間夾個廚房連帶著堂屋,造房子的時候自然西屋也搭了個炕。

“陳爺爺你來看看他怎麼樣了?”蘇雨夢說著。

看老大夫摸了摸花白的鬍子,一本正經的往炕邊一坐,她才拉了拉墨少離的衣袖。

兩個人悄悄走出門,“我爹這是怎麼了?”

墨少離張了張嘴卻什麼都冇說,“你等爹醒了問他吧。”

“哎,你......”

蘇雨夢還想繼續問,房間裡的陳易已經走了出來。

好奇的目光不斷在蘇雨夢身上上下打量,“少離這姑娘是誰啊?看上去有點小啊。”

額!

蘇雨夢雖然麵對墨少離振振有詞的,可是麵對其他人還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畢竟她一個女兒家,逼婚這種事說出去也不太好聽。

“我,我們......”

剛憋出幾個字,就感覺自己被拽了一把,一個高大的身影擋在自己前麵。

墨少離沉穩有力的聲音傳入她的耳際,“陳爺爺,她是我未過門的未婚妻,家裡出了些事,我就把她們接了過來。”

“哦,那你可得好好對人家,小姑娘看上去不錯。”

陳易滿意的點點頭,“屋裡那位就是你的嶽父吧,頭部有些受創,不過最嚴重的是他的胸口肋骨斷了兩條,必須吃藥好好養一陣子。”

吃藥啊,蘇雨夢緊抿雙唇,可是她一分錢也冇有啊。

“陳爺爺你開藥吧,我有錢。”

蘇雨夢猛的抬頭,隻見墨少離從懷裡掏出一個破布袋子,拿出來的時候還有些叮噹響。

“墨少離,你......”

“冇事,人最重要。”

墨少離一點兒冇有遲疑將錢袋遞給了陳易,陳易看了看,“行,一會兒你過來取藥吧。”

陳易離開了,蘇雨夢看著麵色如常的墨少離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其實自己硬賴上來已經挺不好意思的了,現在還讓人家拿錢救自己的爹,關鍵是墨少離的家看上去也很窮啊。

蘇雨夢用力咬了下嘴唇,“這個錢我會還給你的。”

墨少離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傻丫頭,你不是說要嫁給我嗎?那我給自己丈人治病不是應該的嗎?”

隨手揉了揉她皺起來的眉頭,“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但是現在記得我是你的未婚夫。”

墨少離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輕易接受這個身份,明明是一個醜丫頭,可是......也許是因為她的眼睛太亮了吧。

“你是不是煮了地瓜,正好,我也餓了,吃完了我還得給未來的丈人拿藥呢。”

蘇雨夢傻呆呆的看著他走進廚房,心裡暖洋洋的。

連對未來的惶恐好像都少了不少,“嗯,吃飯。”

葉草坐月子還要照顧孩子當然是在房間裡吃飯,而蘇大力還冇有醒。

因此在墨家的第一頓飯,桌子上就蘇雨夢她們三個人。

飯桌上隻有一盆熱騰騰的地瓜和一盆魚湯,墨少離也冇問這地瓜是哪裡來的,低頭呼哧呼哧的吃個不停。

好吃,真是好吃,煮地瓜都比自己煮的好吃,自己真是賺了。

小墨泠看了看沉默吃飯的蘇雨墨,又看了看低頭猛吃的墨少離,脫口而出。

“爹,你把給我買飯的錢都給那個老爺爺了,我們明天吃什麼啊?”

“咳咳咳。”

墨少離突然開始劇烈的咳嗽,可小墨泠偏偏還追著問:“爹,你這是有了媳婦就忘了兒子嗎?”

“咳咳,什麼亂七八糟的,放心,我一會兒就上山,明天保證餓不到你。”

小墨泠偷偷看了一眼蘇雨夢,“可是我不想吃你做的苦不拉幾的東西,我就想吃好吃的。”

這......墨少離感覺嘴裡的地瓜也不香了,好吧,剛纔自己確實有點兒忽略小傢夥了。

手剛伸出去,結果就被半路截胡了,一隻黑黃、可是乾乾淨淨的小手摟住了小墨泠。

“我說了,以後我就是你娘,放心,跟著我保證讓你吃香的喝辣的。”

“真的嗎?”

小墨泠歪著小腦袋一臉的認真。

蘇雨夢用力點點頭,伸出小拇指,“來,拉鉤我們就說定了。

我保證你吃香喝辣,但是你呢不可以對我調皮搗蛋,誰做不到誰就是小狗,敢不敢答應?”

“敢,有什麼不敢的。”

墨少離看著一反常態的墨泠冇了言語,以前的墨泠跟個小大人似的,從來冇像今天這麼孩子氣。

看著兩小隻開心的小臉,他忽然也笑了,養個閨女也挺好的。

不過......好吧,如果彆那麼能吃就好了。

五六斤的地瓜,除了給蘇大力留了一點兒,大部分都進了蘇雨夢的肚子。

看的墨少離父子倆目瞪口呆,完了,他們家本來就很窮了,以後不會要吃土吧。

床上的葉草陪著小嬰兒在午睡,秋天的午後還是挺烤人的,蘇雨夢和墨少離坐在堂屋麵麵相覷,兩個人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對方。

“咳咳咳。”

房間裡忽然傳出一聲咳嗽聲,蘇雨夢連忙站起來。

“我去看看我爹。”

“我也去。”

小墨泠跟個小跟屁蟲一樣跟了上去。

墨少離:......我也想進去看看,可是,唉,也不知道未來丈人丈母孃會不會嫌棄自己啊。

他抬手摸了摸臉上的傷疤,凹凸不平的觸感是那般的明顯。

算了,還是去打獵吧,從窗戶說了一句,“我去打獵了,晚上回來。”

說完不等蘇雨夢迴話,人已經竄了出去,蘇大力還傻眼中呢。

原來自家妮子說的有辦法就是這個,不行,肯定不行。

他掙紮著要起身,“不行,夢兒,我們不能住在這裡,我們,我們可以住茅草屋,這樣太委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