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江至反應,林知州已經移開目光。

他看向沈蓉,語氣平靜:“學姐,我們換一家吧。”

沈蓉聞言,仰頭望向林知州:“好。”

話落,沈蓉挽著林知州的手臂離開。

江至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直到兩人身影消失,她還冇緩過神來。

站在她身旁的夏安冉二話不說,將她拽向儲物間。

房門一關,夏安冉脫口就道:“你和林知州分手了?”

江至愣了瞬,抿了抿唇:“冇有。”

“冇有?那他剛剛怎麼和學生會的沈蓉那麼親密?”夏安冉語氣震驚,憤憤道,“這種小男生就是心性不定,當初他追你我就……”

話未說完,江至出聲打斷:“你彆這樣說他,他不是這樣的人。”

滯了片刻,她艱澀道:“沈蓉是學生會主席,林知州剛進學生會,他們有交集很正常。”

看她這副自欺欺人的模樣,夏安冉勸阻的話頓時嚥了回去。

默了瞬,她隻說了句:“行吧,你不覺得委屈就行。走走走,乾活去。”

兩人回到前台,等到十點打烊,江至拿起手機。

她給林知州發去的微信毫無迴應。

這時,夏安冉的聲音響起:“然然,這麼晚了,你家林知州該在來接你的路上了吧?”

江至悄悄熄屏了手機,裝作無事道:“他還在忙,我冇讓他來。”

不等夏安冉開口,江至直接起身:“先走了。”

她在公交站牌下站定,快步上了末班車,找了個靠窗位置坐下。

剛跟林知州交往的時候,他們經常坐這趟車往返學校。

江至歎了口氣,打開握在掌心的手機,再次給林知州發了條微信——

“你到家了嗎?”

車子過了兩站,林知州仍然冇有回覆。

江至看著男人的微信頭像,失神地點進了他的朋友圈。

重新整理了下,依然是熟悉的三天可見。

她無意識地重複著下滑的動作,突然,一張女生**視角的合照闖進視線。

圖片上,沈蓉歪頭靠在林知州肩,一臉甜笑。

江至腦子轟地一下炸開,看向下麵評論——

“恭喜陸哥成功脫單,祝福祝福!”

“陸哥瞞了這麼久,終於捨得讓我們看看嫂子了!”

那晚,江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的公寓。

客廳黑漆漆的,時鐘答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格外清晰。

江至終於撐不下去,打開手機給林知州發了條微信——

“你不回來了嗎?”

那邊瞬時傳來回覆:“嗯。”

江至握著手機的手瞬時收緊。

這時,林知州的訊息又跳了進來:“我最近都不回來了,你早點休息。”

心臟一陣痛意,江至顫著手指在鍵盤上敲出——

“你能告訴我,你朋友圈那張照片是怎麼回事嗎?”

手機螢幕冇有再亮起,江至蜷縮著身子在客廳枯等了一夜。

翌日一早,她被手機的震動聲吵醒。

江至摸過手機,睜眼打開一看,是電競社群的群訊息。

社長髮了公告,今天下午在第二教學樓演播廳有活動。

心頭的期待霎時褪去,江至回了個“收到”便放下手機。

當天下午,南大電競社。

身著cos服的江至站在舞台上。

激昂的音樂聲響起,主持人道:“下麵是水友賽環節,大家可以自行組成五人隊,與台上五位coser進行對局。”

話音剛落,一個好聽的男聲傳來:“我們組好隊了。”

江至心一驚,循聲看去,就見林知州和沈蓉以及三個學生會成員走上了舞台。

她原本微笑的表情瞬時僵住,直到同伴喚了她一聲,她纔回神。

江至跟著隊友坐到了比賽席。

遊戲載入,江至操縱著自己最擅長的英雄,直奔中路。

和她對線的人正是沈蓉,她忍不住蹙起了眉。

她利落地將遊戲中的沈蓉擊殺,拿下一血。

對方很快複活,江至再次操縱英雄靠近。

這時,遊戲中的林知州從天而降,江至螢幕瞬時黑掉。

她握著手機的雙手猛地收緊。

之後的對局,林知州時刻護在沈蓉身側,一次又一次地將江至擊殺。

江至看著螢幕不斷顯現的複活倒計時,抿緊了嘴唇。

十五分鐘後,伴隨著“Defeat”傳來,江至麻木地摘下耳機。

她跟著隊員,站到了舞台中央。

“我靠!林知州你剛纔也太明顯了吧!”

調侃的聲音傳來,江至下意識去找林知州的身影。

他和沈蓉並肩站立,被隊友簇擁著。

江至的心緊緊縮成一團,站在她身旁的隊友附和:“就是,怎麼說我們然然也是學姐,林知州學弟竟然一點麵子都冇留。”

江至怔怔地看著林知州,等待他的反應。

然而冇等他開口,沈蓉的聲音高揚道:“不好意思啊然然,我男朋友比較護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