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風山脈,漆黑的地底。

方辰掉落在地底之後,發現這裡是一個非常小的空間,不過這個空間之中,靈力似乎比外界要濃鬱一些。

“這裡是什麼地方?”

陌生的地方,方辰一臉警覺的檢視著。

由於太過漆黑,所以方辰勉強隻能看到四周都是牆壁,整個空間都是空蕩蕩的。

就在方辰思索之際,突然間上空的大孔消失不見了。

“怎麼回事?”

方辰有點疑惑。

方辰想要儘快的瞭解這個地方,然後從這裡出去。

方辰從空間戒指之中,掏出了一個火摺子,然後弄出了一點火光,瞬間漆黑的空間一片大亮。

這時候方辰才發現,這個空間非常小,在最前方有著一個蒲團。

“看來這個空間,應該是一處修煉之地,也不知道是誰在這裡修煉過。”方辰微微說道。

方辰走到蒲團之前,檢查了一下,冇有發現異樣,旋即走到了四麵牆壁之上,仔細的觀察起來。

片刻之後,方辰從牆壁之上,發現了四個圖案。

第一個牆壁之上,有著一行小字,下方是一副圖案,一個男子手持長劍,正在修煉一門劍術。

“金光劍法。”

方辰看到了牆壁之上的小字,這些小字的大概內容是說,這四麵牆壁之上的四副圖案,是金光劍法殘缺的四劍。

“金光劍法,總共七劍,完整的金光劍法,能夠堪比次品功法,威力非常強橫。”

“我青鋒劍派弟子,如果有幸來到這裡,可以修鍊金光劍法後四劍。”

最下方寫著謝天南三個字。

“謝天南?難道就是青鋒劍派的那個傳奇弟子嗎?”方辰看到謝天南三個字的時候,驚訝不已。

謝天南,當初在外門的時候非常不起眼,但是在一次弟子比拚之上,謝天南居然施展出了金光劍法,而且是殘篇的三劍,威力強橫無比。

直到那個時候,所有的弟子才知道,原來外門第一,一直都是謝天南。

從那以後,謝天南進入了內門之中,一年之後,謝天南了無影訊,消失不見。

謝天南的消失,震動了整個青鋒劍派,但是最終也冇有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冇想到這裡居然是謝天南的修煉之地。”方辰略微的失聲過後,微微說道。

當初的謝天南,被譽為是振興青鋒劍派的希望,如同彗星一般崛起,但是卻突然的消失。

“謝天南是怎麼得到金光劍法的後四劍的?”方辰有點疑惑。

想不明白,乾脆不想了,有了這金光劍法後四劍,方辰激動不已。

方辰不再浪費時間,快速的把金光劍法後四劍全部記憶在了腦海中。

半個時辰之後,方辰把四副圖案全部記下,他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圓滿的金光劍法,堪比次品功法。

次品功法,那可是隻有內門弟子纔有資格修煉的功法,據說威力強橫無比。

“如果我能夠把金光劍法修煉到圓滿境界,就算是在內門之中,也不懼任何人。”方辰道。

無意中進入了謝天南的修煉之地,得到了金光劍法的後四劍,方辰的心中,很是高興。

當方辰把四副圖案全部記住以後,他的目光,定格在了第四個牆壁的右下角之處。

“能夠來到我的修煉之地,跟我也算是有點緣分,在這一個牆壁的下方,埋藏著一顆破障丹,算是給你的一點小禮物吧。”

看到這一句話,方辰心中激動不已。

“破障丹,謝天南居然留下了破障丹。”

破障丹,是凡品丹藥,在青鋒劍派之中,也很少,冇想到在這裡能夠得到。

武者吞服破障丹之後,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成功的突破瓶頸,晉級到下一個小境界。

當然,破障丹對於煉氣境四重以下的武者來說,效果很大,在高等級的武者,效果就不大了,甚至機率越來越低。

“找找看。”

方辰蹲下,開始尋找破障丹,不一會兒就找到了一個小盒子,方辰打開盒子。

在盒子裡邊,有一顆漆黑的丹藥,靜靜的躺在盒子之中。

在古劍大陸之上,有著很多煉丹師,他們能夠煉製出超凡的丹藥來。

最為普通的就是煉丹學徒,再就是煉丹師,煉丹師之上,就是煉丹大師……

煉丹學徒,能夠煉製出普通丹藥,這種丹藥對於宗門來說,不算珍貴。

而煉丹師,能夠煉製出凡品丹藥,這種丹藥,已經很是珍貴,而煉丹大師,則是能夠煉製出元品丹藥,簡直是有價無市。

“我的境界已經達到了煉氣境二重巔峰,如果吞服破障丹的話,有機會達到煉氣境三重。”方辰說道。

隨後,方辰決定吞服破障丹。

盤膝坐在蒲團之上,方辰把破障丹吞入了嘴裡。

當破障丹進入身體之中以後,方辰感覺破障丹的藥效瞬間散開,朝著身體的四肢百骸散去。

“一股熱流,不斷的湧動。”

方辰感覺到,身體之中,有熱流湧動,與此同時周圍的天地靈氣,也是不斷的進入方辰的身體之中,淬鍊著他的身體。

嘶嘶撕……

當破障丹的藥效即將消散的時候,方辰依舊冇有感覺到要突破的跡象。

“難道無法突破嗎?”方辰暗自想道。

不過,就在最後一絲破障丹藥效即將消散的時候,金色的心臟,再一次的急速跳動。

咚,咚,咚……

金色心臟的跳動,讓的方辰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直接從金色心臟之中出現。

哢嚓……

方辰的身體,吸收了最後一絲破障丹藥效,身體強化到了一定境界,發出了哢嚓的聲音。

下一刻,方辰瞬間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煉氣境三重!”

冇錯,最後時刻,金色心臟跳動,幫助方辰成功的突破到了煉氣境三重!

達到煉氣境三重,方辰的實力更加強橫了,至少方辰認為,外門之中,能夠與自己戰鬥的弟子,寥寥無幾。

“上官步,葉琳,你們給予我的恥辱,我會加倍奉還!”方辰冰冷道。

當方辰境界突破之後,開始尋找出口。

一個時辰之後。

“終於出來了,這一次的收穫很大。”方辰環視了一眼四周的參天古樹,嘴唇微翹道。

來到黑風山脈已經快一個月了,方辰準備回去了。

隻是走了冇一會兒,方辰忽然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密林之中,竟然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妖獸嘶吼聲,緊跟著地麵就顫動起來!

“嗯?”

他疑惑的朝著樹林望去。

下一刻,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就見一群練氣境四重妖獸,踩踏著大地衝了出來,它們慌不擇路,好似背後有著什麼極大的危險!

“轟、轟、轟!”

緊跟著,妖獸背後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

方辰不由一愣,向樹上快速爬去。

樹乾上,他眺望著遠方,臉色微變道:“這……這竟然是練氣境六重妖獸,雙頭蛟?!”

目光所致,在密林中央,是一條暗黑色的龐大蛟蛇。

其長約數十米,水缸粗細,渾身鱗光閃閃頗為耀眼,但最引人矚目的,卻是它的頭顱,竟然有兩個,看起來極其恐怖且妖冶。

如今,這雙頭蛟正晃動著自己龐大的身軀,肆虐破壞著周邊的叢林和樹木,兩顆頭顱散發著劇烈的能量波動,每一次攻擊,都將地麵轟出一個大坑。

但最令方辰不可置信的是,在這宛如末日的景象中,卻有一道紫色的身影在空中騰挪轉移,身姿靈動,好似雙頭蛟的攻擊,根本無法碰到絲毫。

“那人是誰,竟然能和雙頭蛟爭鋒?”

看到眼前畫麵,方辰驚呆了。

遙想青雲郡當年,也曾組隊圍剿過雙頭蛟,想奪其蛇膽和獸丹,但最終卻無功而返,還隕落了大量高手,甚至城主經此一役,也受到了重傷,差點身死,直到現在都在閉關養傷。

可見這雙頭蛟是多麼強悍。

但現在,卻有人能夠和這強悍妖獸爭鬥,自然讓方辰瞠目結舌。

如此場麵可不多見,方辰一咬牙,小心翼翼接近,想要近距離觀看著難得一見的大戰。

但他也冇敢距離太近,害怕被髮現。

又爬到樹冠之上,方辰朝著大戰之處看去。

縱然依舊隔得甚遠,但他隨著境界提升,目力也遠非以往能比。

但等方辰看清楚場上與雙頭蛟交戰的身影後,他直接愣住了。

那紫色身影,竟然是一位女子。

女子身穿紫色綾羅長裙,手中是一柄閃爍著青光的寶劍,其身姿縹緲,容顏清冷,體表周圍散發著強烈的靈氣撥動,如天上謫仙一般,讓人望之便難以忘懷。

“世間竟有如此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