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搖晃晃走出OT大門,宋晚在路邊,看到一輛車。

她走過去,冇拉開車門。

嘗試半分鐘。

車窗緩緩下滑,露出半張棱角分明的臉。

宋晚酒意熏然的按了按眉心,恍惚間彷彿認錯了人。

陸晟目光偏轉過來時,宋晚說。

“抱歉,認錯了車。”

話落,卻冇有離開的打算。

隔著窗戶,陸晟的視線不動聲色的從宋晚的臉一點點的向下移,直到定格在她V領裙的領口。

宋晚笑了,帶著幾分酒意,“訂單取消,勞煩送我一程。”

陸晟叫了代駕,兩人都坐在後座。

心知肚明卻又欲蓋彌彰的空出半寸間隙。

“地址。”

“壹號公館。”

短暫交流,宋晚聞到了除開菸草的淡淡薄荷味。

清爽甘冽!

距離實在不遠,下車後,宋晚意猶未儘,搭著車門,朝陸晟發出邀約,“樓上有上好的冰島普洱,有興趣品品?”

陸晟看著她,眼神有些意味深長。

而後,輕挑了眉稍。

成年男女,一拍即合。

房門打開,宋晚很主動的勾上了陸晟的脖子。

陸晟玩味的看著她,“你膽子這麼大,裴季知道嗎?”

宋晚笑起來,無所畏懼,“看來你們不熟,我和他各玩各的。”

“是麼?”陸晟掐上宋晚的腰,俯身間灼熱的氣息落在宋晚耳廓,“想清楚,我不負責。”

宋晚低低的笑,身形微顫。

“彼此彼此。”

過程——

很愉悅。

男人夠耐心,前戲很足。

以至於宋晚冇能體驗,所謂的生裡來,死裡去。

隻有說不出的通暢舒爽。

後半夜,陸晟悄無聲息的離開。

宋晚在客廳傳來關門聲時,翻身坐起。

一場酣暢淋漓的情事過去,酒意早已消散。

按亮床頭的燈,打開手機。

果不其然,收到了一些勁爆的照片。

照片裡的男人裸露著上半身,身上殘留的痕跡,足以見得上一刻有多激烈。

女人發來的訊息有些耀武揚威。

【就算你今晚和他在一起又怎樣,我一通電話,他就拋下你來找我。】

【如果你識相,就自己退出。】

倒像她纔是正牌女友。

宋晚扯了扯唇,放下手機,心無波瀾的入眠。

——

翌日一早。

宋晚收到裴季發來的問候微信。

【寶貝,昨晚睡的好嗎?】

【很好。】

這話倒是一點不摻假。

都說‘性’愛是最好的助眠工具,宋晚昨晚算是真真切切體驗到了。

跟陸晟那一遭,治好了她多年失眠。

【畫展那邊,忙完了我去接你。】

【好。】

簡簡單單一個字,宋晚冷漠的收了手機。

彼時耳邊傳來一道熟悉女聲。

“這樣的畫,竟然也有人喜歡,這些參展的人,怕不是跟作畫的人一樣,不知羞恥。”

尖酸刻薄,還有幾分傲慢。

來自裴季給她找的小三。

——江心妍。

宋晚回頭,冇想到在江心妍身側會看到個熟悉身影。

陸晟。

區彆於昨晚的襯衣西褲,陸晟今日穿的休閒,站在江心妍身側,人都跟著慵懶隨意了些。

睡過到底是不一樣。

兩人不其然這麼一個對視,宋晚身子先軟一半。

腦海裡湧現的畫麵,讓她口乾舌燥。

對麵。

陸晟的視線由宋晚轉向了她身後。

宋晚身後,是副**畫像,男的。

“的確大膽。”陸晟聽不出情緒的給予評價。

“這哪叫大膽,分明是不要臉。”

江心妍幾近嘲弄的諷刺,“還真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你有多饑渴。”

宋晚笑了。

她今日穿了件正紅色的裙子,領口開的很大,隨著笑,身體浮動,鎖骨連帶著肩部那一塊,在燈光下,白的耀眼。

紅唇上揚,聲音輕描淡寫的蔑然,“你這麼俗,自然不懂什麼叫藝術。”

江心妍因為宋晚的話,變了臉。

驕縱慣了的大小姐,立時就要上前給宋晚一些顏色,被身邊的陸晟拽住了胳膊。

“妍妍,彆丟人現眼。”

江心妍一甩手,帶著嗔怪,“表哥。”

宋晚唇邊笑意更甚。

目光直睞的落在陸晟臉上,“表哥啊。”語氣滿含深意。

陸晟看著她。

兩人這一對視,可把江心妍氣的不輕,指著宋晚就要開罵。

誰知宋晚一扭身,走了。

江心妍隨即回頭同陸晟說,“你看到了吧,我就說宋晚是個不要臉的賤人,她剛纔就是在勾引你,表哥,你可千萬彆著她的道。”

陸晟一言不發,看著宋晚搖曳離開的背影,意味深長的揚了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