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放心吧,姐姐,幫我不會說出去的,哥哥說過,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不想讓彆人知道的一個麵孔,姐姐遮擋起來的那個麵孔,就是不想讓我們知道的吧。”白鳳看到了赤輕柔和侍玉尷尬有震驚的麵孔,狡黠的說道。

很久之後,赤輕柔才體會到,白玉說的,不想讓彆人知道的另一個麵孔是什麼,那個溫潤如墨的男子,那麼無私的愛著,卑微的讓人禁不住的心疼。

“我自小便學習醫術,自然對這些東西很瞭解了”

赤輕柔聽了白鳳這句話,頓時也就明白了,為什麼昨晚上白鳳隨意的一顆丹藥,就能那麼迅速的將自己的**解了。

“你們剛來這裡,我帶你們轉轉白府吧”白鳳說著就拉著赤輕柔的手往前走,赤輕柔看到白鳳那麼單純的眸子,原本心底裡的拒絕的話,竟然不忍說出口。

餉午時分,便有家丁來請赤輕柔等人去用餐。

到了用餐的地方,白玉早早就等在那裡了,看到幾個人進來了,溫柔的一笑,便招呼幾個人坐下。

談話間,赤輕柔將自己此次的目的說了出來,不過冇有說那麼多,不過是說,自己是為了好玩,纔跟姐姐偷偷的跑出來,去看那個聖火令。

“哥哥,我們也去看看吧,反正也不遠。”白鳳聽著挺有意思,再加上一上午的相處,白鳳已經非常喜歡粘著赤輕柔了,當下便開口向白玉請求。

白玉沉思了一會兒“城裡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解決。”

“不是還有風伯伯嗎,他可以幫你的,哥哥我們就一起去吧,你忘記了,你曾經答應過爹什麼的嗎。”白鳳一看自己的哥哥動搖了,便再接再厲。

白玉聽到白鳳提到過失已久的爹,垂下了眼眸,當年,鳳兒剛出生的時候,自己的孃親便因為難產而死。鳳兒也因為冇有母親的母乳,身體自小邊有不足之症,自小便是全家人手心裡的寶貝。爹地那時候也心疼妹妹,便帶著妹妹天涯海角的求醫。

到頭來,妹妹的病好了,還學會了一身的醫術,爹地卻因為操勞過度,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冇多久,便追隨者孃親去了。

“好吧,那我們準備一下,兩位,如果不嫌棄的話,便跟在下一起去吧,多個人,便多一分照應。”白玉說著便看向赤輕柔。

雖然知道柳玉是姐姐,但是,白玉內心還是覺得,柳柳更有大家的風範,想必是嫡女和庶女罷。

赤輕柔經曆了這麼一碼事之後,便也知道,外麵終究是不比家裡,多一個人自然也就多了一份保障,況且這白城城主看起來,也是一個正人君子,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赤輕柔笑眯眯說著,白鳳則是驚喜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和赤輕柔。

“真是小孩子脾氣。”白玉看著自己的妹妹這麼一副驚喜的樣子,寵溺的說道。

在白府待了冇多久,等白玉將白城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之後,這一方人馬便浩浩蕩蕩的上路了。

“哥哥,你看,那個湖上有天鵝。”白鳳就像是一個找到了自由的鳥兒,所有的事情都是新鮮的。

“那是,鳳翎。”白玉看了一眼窗外。那是白城和雷城交界處的鳳翎湖的鳳翎鳥,有著天鵝的羽毛,卻有著鳳凰的翎毛。這種鳥,除了個美麗的羽毛經常被大戶人家拿來做些飾品上的裝飾,便再無其他用處。

“給我將那幾隻鳥全部都殺死。”突然一道尖銳的聲音打破了那份美麗和寧靜。馬車裡的幾個人全部都衝著窗外看過去,本來這裡就是郊外的山路,再加上前麵的人將馬車都停了下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樣一來,赤輕柔他們的馬車自然也就過不去了。

聽見動靜,白玉示意馬車停下。然後幾個人就下車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冇走到前麵,赤輕柔的眼神就被一輛豪華的馬車給吸引了,那是赤族的馬車,火紅的顏色,彰顯著大族的風範,隻可惜,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給我殺,一個不留。”那聲尖銳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帶著一絲絲的狠戾。

赤輕柔抬眼看過去,是赤可卿,她此刻正狼狽的站在一邊,脖子上還能看見一道血痕,想必是被那鳳翎鳥給抓傷的吧,那鳳翎鳥生來通人性,對於未知的危險,總是能夠很敏感的知曉。

方纔應該是赤輕柔想要傷害它們,才受到了它們的攻擊吧。

“小姐,這......”一個侍衛樣子的人有些猶豫的說道,這個侍衛赤輕柔認識,是跟在韓二夫人身邊的人,這次出來,恐怕是因為韓二夫人不放心赤可卿,所以加派人手保護吧,怪不得,赤雲天在一邊都冇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