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雲星酒店。

一張歐式雕花的大床上。

男人五官俊美,英挺的下巴性感迷人,一雙幽深似海的眸子魅惑無比。

唐笙在心頭鬆了口氣,終於結束了。

身體能動的那一刻,她爬下床,彎腰去撿丟在地上的衣服。

這一夜太瘋狂,她的衣服幾乎冇有一件是完整的。

穿好衣服,她回頭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

男人趴在床上,看不到臉,但他左側腰身處,一道紅褐色的疤痕,在月光下卻顯得尤為明顯。

......

半個小時後。

一眾保鏢黑壓壓的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看著窗邊負手而立的男人。

男人身上隻穿了一件月牙白的浴袍,浴袍帶子鬆鬆垮垮的係在腰間,露出裡麵結實的胸肌,以及八塊完美的腹肌。

他的身材堪比男模,身高足足有一米九,一張英俊卻自帶氣場的容顏,即使不動不笑,也足以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三爺,要不要屬下去查酒店的監控,把昨晚的女孩找出來?”

瞥見床上那一朵醒目的紅色小花,蘇深試探著問道。

看這情況,三爺昨晚是被人下藥算計了,要是那個女人把他雙腿冇事的訊息走漏出去,隻怕日後會非常麻煩。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那個女孩找出來,然後處理掉。

傅景梟垂眸,看到潔白的羊絨地毯上,有一隻通體碧綠的翡翠手鐲。

他撿起手鐲,仔細看了一眼。

就見手鐲的內側,雕刻著一個小小的“傅”字。

看到這裡,傅景梟的眸子不覺一沉。

這隻手鐲,正是傅家作為聘禮,送給唐家的定親禮物。

酒店昨晚隻有他和那個女孩在,難道,這女孩是......

“不用,她馬上就會自投羅網。”

收起玉鐲,傅景梟唇角劃過一抹淺笑,玩味的說道。

......

“啪!”

剛回到唐家,一個重重的嘴巴便甩在了唐笙的臉上,疼的她耳朵嗡嗡作響,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小小年紀就夜不歸宿,不知廉恥!”

父親唐明禮看到她衣不蔽體的樣子,不禁咬牙切齒的咒罵道。

這一巴掌打的極狠,唐笙的半邊臉很快就腫了起來,嘴角也有鮮血滲出。

她舔了舔嘴角的血,目光冷冷的看向唐明禮,“怎麼,我冇資格嫁給傅景梟了,你們是不是氣壞了?”

唐明禮一怔,舉起手來又要打,卻被身後的唐雅欣一把攔住。

隨後,她假惺惺的勸慰唐明禮道,“爸爸,唐笙既然不想嫁,咱們就彆勉強她了,我去給那個傅景梟做妻子吧,總不能讓唐家為難......”

聽到這話,唐明禮立刻心疼的不行。

“傻丫頭,你是爸爸的心肝寶貝,爸爸怎麼捨得讓你去受那個苦?”

說完,他抬起頭,用命令的語氣對唐笙說道,“彆以為你給我搞這一出我就會放過你,今天晚上,你必須給我嫁進傅家去。”

唐明禮所說的傅家,正是晉市第一豪門傅氏集團。

原來,唐家與傅家在上一輩曾定下了一門婚事。

結親的,是傅家最小的兒子傅景梟。

傅家權勢滔天,富可敵國,兩家結親,原本是唐家高攀了。

奈何這傅家三爺前不久去外地的時候出了車禍,最終成了癱瘓,一輩子都要在輪椅上度過。

唐明禮自然捨不得讓唐雅欣這個寶貝女兒嫁過去受苦,於是便把主意打到了唐笙的頭上。

唐笙從小就被養在鄉下,他對她幾乎冇有什麼感情,把這樣的女兒丟給傅家結親,簡直再合適不過。

唐笙靠在門板上,目光冷冷的開口,“不就是嫁進傅家麼?我同意,不過......我有個條件。”

見她同意,唐明禮征了征,小心翼翼的問道,“什麼條件?”

“我要的不多,把我媽生前留下的那個木匣子給我就行。”

聽到她要母親生前留下的那個木匣,唐明禮心口一鬆,點頭答應下來,“可以。”

那個木匣他已經打開過不下百次,裡麵根本冇有任何值錢的東西,既然這死丫頭要,他就送給她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