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這幾天飛往大夏的航班都會嚴格安檢,位於大西洋海底深處的秘密基地被襲擊了,據說那裡彙聚著當今世界最強戰力,密謀進犯大夏,卻突然被一個大夏男子團滅了。”

“怪不得這次航班延誤那麼久呢,我倒是希望這樣的神人跟咱們一班呢,這是多麼大的榮幸啊!”

西方某國飛往大夏龍城的航班上,有些乘客正輕聲議論著。

聽到這些,眯著眼睛的蘇陽嘴角露出一絲輕笑,扭頭看向機窗外飄過的雲層,腦海中又回想起了三天前的慘烈一戰。

十六國戰神皆被蘇陽處決,血水映襯著夕陽,似乎染遍了整個大西洋。

此時,坐在旁邊的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子看到蘇陽這幅表情,忍不住眉頭一皺,隨即換到了另一側的空位上。

“哼,是該好好安檢,怎麼什麼窮鬼都能上這趟航班啊,真是晦氣。”

男子瞥了蘇陽那一身土裡土氣的衣著,後悔冇有早點換座位。

蘇陽淡然一笑,用報紙掩麵繼續小睡。

不知飛了多久,蘇陽被一隻嫩呼呼的小手輕輕碰醒了。

睜眼一看,一個瓷娃娃般的小女孩正眨巴著可愛的大眼睛看著他,讓蘇陽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那肉乎乎的小臉蛋。

再仔細一看,還以為重影了呢,竟然是四胞胎,四隻一模一樣的小可愛!

其中一個小女孩拉著蘇陽的手,“叔叔,我媽咪的PP上流血了,你可以救救我媽咪嗎?”

蘇陽不由得一愣,自然猜得到應該是她媽媽每個月的那個來了。

“小朋友,這個呢應該讓你的爸爸去救。”

但小女孩搖了搖頭,“媽媽說,我爸爸在雲彩裡。”

蘇陽差點笑出聲,“你爸爸為什麼在雲彩裡呀?”

小女孩眨巴眨巴大眼睛,“因為媽媽說,爸爸昇天了。”

“你確定你媽媽用的是昇天這個詞?”

蘇陽不忍心告訴小朋友昇天就是死了的意思。

“你媽媽的意思可能是想說,總有一天,你爸爸會踩著七彩祥雲來見你和你媽媽的。”

小女孩一雙烏黑的大眼睛轉了轉,笑嘻嘻的說道:“那除了見我和媽媽,會見依依,雙雙和姍姍嗎?”

蘇陽撓了撓頭,“那你得告訴我,誰是依依,雙雙和姍姍呀?”

“我是老大,我叫依依。”

“我是老二,我叫雙雙。”

“我是老三,我叫姍姍。”

“我是老四,我叫思思。”

蘇陽一陣好笑,看見這四個萌娃就稀罕的不得了,剛想挨個抱一抱,一箇中年阿姨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把四個小可愛拉走了。

“你們怎麼跑這來了?這裡是經濟艙,什麼人都有,怎麼能跟這種人坐在一起啊?”

中年阿姨拉著萌娃快步走向頭等艙,回頭瞪了蘇陽一眼,不斷的在小女孩身上輕輕拍打著,似乎跟蘇陽這種人坐在一起,也會沾染多少細菌和泥土似的。

蘇陽無奈的搖頭苦笑,繼續眯上了眼睛。

四胞胎的出現,讓坐在蘇陽周邊的人很快的聯想到了什麼。

“龍城葉家真是財大氣粗啊,竟然包下了整個頭等艙。”

“據說這四個萌娃是未婚的大姐葉傾國,采用捐精的方式受孕,生下了四胞胎,由妹妹葉傾城撫養。”

“捐精的男子如果知道憑空有了四胞胎女兒,該高興成什麼樣啊,這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係吧?”

“大城市裡,捐精挺流行,許多窮學生乾這事兒掙零花錢。”

聽到這話,眯著眼的蘇陽緩緩睜開。

捐精這事兒他四年前也乾過,為的是給前女友掙錢買禮物。

結果,他用拿到的5000塊錢給前女友買了一部新手機興沖沖的去送給她,卻在一家酒店看到了前女友跟一個富二代,開房去了。

蘇陽一怒之下打了那個傢夥,換來的卻是五年牢獄之災。

幸好在監獄中蘇陽被高人所救,帶往國外,傳授他一身絕學。

如今的蘇陽早已經肌膚再生,器官重塑,他表麵上的身份是提前一年刑滿釋放的囚犯,實則他殺伐果斷,權勢滔天。

知道蘇陽秘密身份的人,全國不超過五個,他的真實檔案,乃是SSSSS級最高絕密。

“或許,我應該感謝前女友吧,要不然也不會有今日的蘇陽。”

蘇陽這樣想著,手中把玩著一個盤龍戒。

師父交給他的時候,對他說過:蘇陽,手持神龍令,你有生殺大權,上達天聽,下察民情,你“文能定國,武能安邦”,一身絕學不能浪費了,無論各方麵,該出手就出手。

幾個小時後,當蘇陽走出機場,呼吸著祖國的空氣,這種回家的感覺真好!

突然間,一個曼妙的倩影映入眼簾,雖然僅僅是後背,但她身姿婀娜,身材高挑,瀑布似的長髮披散肩後,一副傾國傾城的容顏立即吸引了很多人。

更吸引人的是跟隨她身後的完全一模一樣的四隻小可愛。

她們一會排成一字,一會排成“人”字,顯得俏皮可愛,害的一眾保姆和傭人手忙腳亂的護衛她們的安全。

“依依,你是大姐,要給三個妹妹做榜樣,媽媽一再告訴你,走路不可以橫著排,你這樣會擋路的,這裡是公共場所!”

被媽**評的女孩撅著小嘴,氣呼呼的說道:“媽媽,我是雙雙,她纔是依依。”

蘇陽聽到後不由得一陣好笑。

“這個媽當的,真糊塗,要不,我出個主意,按照大小分彆梳一二三四條小辮子不就得了?或者乾脆剃光頭,每人隻在頭頂上留下1234的頭髮造型,多簡單。”

蘇陽一邊說笑,一邊朝前走。

正行走間,突然看到了葉傾城的正麵。

蘇陽再也笑不出來了。

“這不是我媳婦嗎?”

當保姆發現蘇陽正盯著看,她忍不住說道:“二小姐,就是他,不知道用什麼手段把四個小公主騙到了他身邊,幸虧我發現及時。”

葉傾城眉頭一皺,疾步走到蘇陽跟前。

“聽著,不管你出於什麼目的,敢傷害我女兒,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她的大姐四年前采用人工的方式懷孕生下了四胞胎,可惜天妒紅顏,英年早逝,將四個寶貝托付給了她。

這幾年,有許多攀附富貴的男子恬不知恥,用儘心機接近她,卻全都是騙子。

以前那些男子好歹還會用心裝扮一下,要麼是富家子弟,要麼是權貴之後,眼前這個男子倒好,窮酸成這樣也敢接近,簡直侮辱葉家人的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