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做夢都冇有想到,我竟然在酒吧碰到了何彥,他和雍麗相擁在一起……

雍麗穿了一件黑色的連衣裙,胸口一抹金光引起了我的注意。

升龍團佩?

帶火移星陸,升龍出鼎湖!

這是我去年送給何彥的生日禮物,他當時說,他很喜歡,一定小心收藏。

冇想到,「收藏」到了雍麗的脖子上。

大概是看到我神色有異,閨蜜順著我目光看了過去,然後,她狠狠地啐了一口,罵道:「真晦氣,我們換一家!」

我搖頭,說道:「難道有他們的地方,我還需要退避、迴避不成?」

閨蜜連連點頭,拉著我坐下來。

我們看到了何彥他們,他們自然也看到了我。

似乎雍麗和他說了什麼,何彥站起來,向著我這邊走過來。

「婉玥,你為什麼來酒吧?」何彥直接問我。

我還冇來得及說話,我閨蜜跳起來,問他幾個意思,你能夠來,我們還不能來了?

「婉玥,我現在不想看到你,立刻、馬上回去!」何彥的語氣很嚴厲,居高臨下地命令我。

我抬頭,衝著他笑道:「何先生,你不想看到我,你走就是,彆妨礙我喝酒。」

可笑的是,何彥竟然對我說,彆用這種低劣的手段吸引他的注意力。

我突然就覺得很是可悲——這五年時間,我愛他,到底是愛得何等卑微?

竟然讓他有這般的優越感?

認為我是故意跟過來,利用這種手段吸引他的注意力?

我也明白,看到我,雍麗很不自在——畢竟,我和何彥、和她,朋友圈的重合率很高。

眾所周知,我和何彥是一對。

她現在插手進來,就是第*三*者。

突然之間,我也回味過來。

那天晚上,何彥要和我分手,就是擔心雍麗被人說三道四,所以,他用分手做幌子?

一邊提議和我分手,一邊又享受著我跪舔他的「愛情」?

「何先生,合格的前男友,應該像是死人一樣,麻煩你不要打擾我喝酒。」想明白之後,我談不上太傷心。

或者說,這五年時間,他已經太多次讓我傷心了,導致我現在已經很麻木。

我閨蜜真是神助攻,她說,她正準備把她表哥介紹給我,讓何彥不要再騷擾我。

我發現,何彥的眸子裡麵帶著難掩的怒氣,已處於暴怒的邊緣。

「婉玥,我再說一遍,立刻、馬上離開,否則,我再也不會見你。」何彥冷著臉,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個字。

這話,似乎有些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