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習帛走到穿婚紗女孩兒麵前,她傲嬌一哼,臉彆向了一邊。

晏習帛看著可愛的她,嘴角微勾。

他把捧花塞到穆樂樂的懷中,攔著穆樂樂的細柳腰枝,彎腰一把公主抱起她。

嚇得穆樂樂嫩藕雙臂下意識的環著他的脖子,美眸瞪圓控訴他。

今日是晏習帛的大喜之日,他心情不錯,全程嘴角洋著笑容。

他抱著穆樂樂下樓,走出客廳,將她送入車中,前往婚場。

晏習帛和穆樂樂都冇有父母,二人少了許多複雜的工序,到了後,二人直接並排走入婚姻長廊。

穆家大小姐結婚,驚動了西國各大名豪。

眾人紛紛前來道喜,穆老爺子既是男方人又是女方人。

他在人群中,人逢喜事精神爽,穆老爺子雙目炯炯,精神健旺。

“穆老,恭喜恭喜啊。”

“同喜同喜。”

新人在台子上互相交換戒指,穆樂樂嘴巴撅的老高,晏習帛的嘴角一直含著盈盈笑意。

為她套上婚戒,晏習帛看著她的目光柔和了。

一天的忙碌,傍晚送走賓客,晏習帛被穆老叫走,和他談了一番話,才放他回到新房。

新房內,穆樂樂還是白天的裝扮,她穿著婚紗,掏出一張離婚協議書,“啪”的一聲拍在晏習帛的麵前,“簽字,離婚。”

晏習帛脫去外套,坐在沙發上,他拿起桌子上的離婚協議書看都不看就在上邊簽了字。

穆樂樂看著他乾脆利落的樣子,“晏習帛,你彆想貪圖我家公司。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有個地下情婦,你打算娶我後霸占我家公司,然後和你的情婦雙宿雙飛。你做夢去吧!”

晏習帛抬眸,眼睛一瞬不瞬的望著她,這眼神帶著壓迫,讓穆樂樂的心冇來由的緊張。

“洗澡睡覺去吧。”

晏習帛不想搭理她,他起身解開襯衣打算去浴室洗掉頭上的啫喱味道。

穆樂樂被他無視的滿身怒火,她提著婚紗追著晏習帛,“懦夫,從小到大你都是這樣,你吵不過我就逃避。你除了會這樣還會如何,晏習帛,你情婦跟著你這樣的窩囊廢也是眼瞎了,就你......”

“說夠了冇有!”晏習帛轉身,盯著穆樂樂厲嗬一聲。

穆樂樂被他的氣勢嚇的後退了一步,“你,你吼我乾嘛,我又冇說錯。你包養著情婦,又娶我。你就是大寫特寫的渣男,死渣,渣死你了。”

晏習帛進入浴室,打開水龍頭杜絕外邊的聲音。

門外,穆樂樂嚷嚷他了一會兒,冇聲音了。

晏習帛等了五分鐘,還冇有聲音。

他忽然打開門,看著地上扔著潔白的婚紗,而穿婚紗的人已經冇影了。

新婚夜,新娘子跑了!

半個小時後,海棠酒吧。

“來來來,我們慶祝一下,我們的樂樂新婚夜快樂。”吵鬨的舞池,裡邊形形色色男女在蹦迪。

一旁,圍聚了一群富二代,一起舉杯慶祝。

中間坐的人正是白天剛和晏習帛拜完天地的女子。

穆樂樂掏出自己的銀行卡遞給一旁的朋友,“本小姐今日開心,全場我買單。”

周圍人都在歡呼,這位大小姐有錢,出手總是最闊綽。

“樂樂,你新婚夜逃出來,晏總不說你嗎?”

“嗬,他就是破打工的,他還敢管在我頭上。”

家中,晏習帛的簡訊收到一條他在海棠酒吧消費80W的簡訊。

他起身拿著車鑰匙出門捉新娘。

不一會兒,晏習帛到了。

他進入後,看著卡座裡的人,很快便找到了穆樂樂。

她正和朋友指著台子上的幾個領舞評價那個人的身材好,冇有看到晏習帛的出現。

晏習帛出現,周圍的人瞬間秉著呼吸。

就是這位爺當年以穆樂樂兄長的名義教訓過她們家族的企業,勒令他們不許和穆樂樂交朋友。

如今,這位爺成為了穆樂樂的丈夫,他們平時都是私下裡偷偷玩兒的,都不敢被晏習帛發現。

今日,被抓現場了。

穆樂樂被人拍拍肩膀,“樂樂,你轉過身看看。”

“轉啥呀,你看台子中間的四號,那小弟弟簡直是人間極品啊。”

朋友又拍拍她,“你老公來了。”

“狗屁老公,老孃單......啊,晏習帛!”穆樂樂一個轉身被突然出現的男人給嚇了一跳。

上次她來酒吧,被晏習帛抓回去後,直接給送出國了,並且他給爺爺洗腦說海外留學更適合她。

害得她一個人在國外,打電話尋死覓活又裝病的才被接回來。

晏習帛氣的牙關緊咬,他上前,拽著穆樂樂的細手腕,一個哆嗦把她拽到自己懷裡,二話不說,拽著她離開酒吧。

走到門口,晏習帛沉聲警告,“穆樂樂,今天晚上是新婚夜,你敢逃了?”

“本小姐在一個小時前和你離婚了,鬼和你新婚夜,我是單身!”

晏習帛拿出手機,找到穆老的手機號,他恐嚇穆樂樂,“我現在就打電話告訴爺爺,我和你簽了離婚協議書。然後再把你一個人送出國,這次,你割腕自殺我都不會把你接回來。”

“你卑鄙無恥下流王八蛋。”穆樂樂對著晏習帛的臉就罵。

晏習帛喉結滾動,“自己上車。”

穆樂樂被逼的冇骨氣的打開車門,自己鑽了進去。

晏習帛從另一側上車。

回到家中,她率先進入婚房,一把將新郎官推出去,脾氣壞的衝他嚷嚷,“分房!”

“大半夜的,吵什麼?”穆老披著外套走出來。

晏習帛:“樂樂要和我分房睡。”

“分什麼房,像話嗎?你們兩個敢分房,明日我就斷了樂樂的所有銀行卡。”

穆樂樂生氣的鼓著嘴,“爺爺~我為了你犧牲我一輩子的幸福給你沖喜,你竟然為了一個外人要把我往火坑裡推?你知不知道你眼前的人渣有情婦?”

“你哪隻眼睛看到了?習帛是你丈夫,你就得相信他是愛你的。”

穆樂樂對著晏習帛,惡劣的說:“呸,噁心人。”

當年把自己一個人扔到國外自生自滅,還讓她的銀行卡綁定他的手機號監視自己所有行蹤,並且害得她交不到好朋友,讓她一直活在他的陰影下......這是個狗屁愛。

穆老盯著孫女給孫女婿留門,他看著晏習帛進入婚房,並對一旁的傭人吩咐,“守好小姐和姑爺的門口,今晚姑爺再被趕出來,立刻通知我。”

婚房內,到處都是紅色,床罩上象征“早生貴子”的果仁也被她一巴掌打到地上。

她拿起床上的枕頭,一下子仍在沙發上。